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0.你们啥时生个娃啊?我还等着抱板鸭呢!

20.你们啥时生个娃啊?我还等着抱板鸭呢!


  “扎伊切克先生,请尽快准备,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爱茵低头看了看怀里Eins给出的时间,提醒阿列克谢。
  “好的。”
  亚历山德拉好不容易从贝纳勒斯这个非认知生物身上缓过来,不明白自己丈夫说的是什么。
  “准备什么?”
  阿列克谢抱了抱妻子,不舍地看了一眼这间门上挂着自己铭牌的屋子。
  自己的这间两层屋子离城镇有段距离,一般没什么人来,很安静,家里有架外国引进的钢琴,妻子就喜欢在安静的地方弹钢琴,可惜钢琴现在没法带走……
  地皮和房子是当时升为上校,用自己全部储蓄一口买下来的,住了好几年了。
  “亲爱的,我之后会和你解释的,你先去收拾东西,我们准备离开俄罗斯了。”
  阿列克谢又把妻子推进屋子里,催促道。
  “离开俄罗斯!?为什么?”
  亚历山德拉忐忑地说道。
  心里猜测自己丈夫应该是在军队出了什么事情,所以非得要离开俄罗斯。
  阿列克谢知道自己妻子有些时候喜欢纠结问题,正打算稍微解释一下。
  段干否嫌那夫妻俩真是麻烦,交代西琳出声:
  “那个,你们不用那么麻烦的,我可以帮你们搬家。”
  萝莉的声音清脆悦耳。
  西琳举起小手,说道。
  “你?”压力山德拉,以为自己听错了。
  阿列克谢却可不敢怠慢西琳。
  吊打小丑(奥托)毫无压力、何况旁边那条龙就是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小姑娘的。
  “我也不想耽误大家都时间,您出手的话,我们当然愿意。”
  “那你们先出来吧!”西琳按段干否交代的说道。
  阿列克谢又拉妻子离开这栋屋子。
  “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她还是……”亚历山德拉不明白自己丈夫怎么会对一个小女孩这么尊敬。
  阿列克谢摇了摇头示意妻子别再说了。
  反观西琳,
  西琳以为段干否会接手,却见段干否摇摇头。
  “你来,我配合你。”段干否拍了拍西琳的肩膀。
  “我?”西琳心里没底。
  感觉到身体里的律者力量,西琳还是不会熟练使用,所以怕出丑。
  “你可是主人格诶!别总是麻烦我!”
  段干否也明白空之律者的力量更对自己比较亲近,所以空之律者的力量能更好的得到利用。
  不过作为主人格的西琳,太没用了岂不是太尴尬?
  到时候被白希儿给吊打,那真是不好意思说自己还是律者。
  看西琳还是犹豫,叹一口气。
  “好吧~你好好体会一下。”
  绕到西琳身后抓住她的右手,轻轻将十指伸到西琳的指缝,带动西琳的手举起!手掌心对准房屋。
  段干否因为是西琳的模样,身体还有些幼小,为了抓住西琳的手,段干否整个身体都贴在西琳的后背。
  西琳回过头去看自己耳旁的段干否的脸。这是第一次和另一个自己稍微有些亲密接触呢~
  “别看我,看前面!”
  段干否可没别的心思,对于西琳他已经太熟悉了,就像是和自己相处,只不过因为原来自己是十八岁(处)男性还是有些不明白十岁女孩子的心思。
  西琳回过头正视前方。
  紫色的崩坏能顺着段干否手臂缠绕上西琳的手臂。
  虚数空间定位成功!虚数裂缝开启!
  毫无压力。
  打开虚数裂缝就像拉开一扇门一样轻松。
  牵动西琳的小手下压,虚数裂缝随之覆盖眼前的房屋,顿时间吞噬的一干二净。
  压力山德拉一只手不禁抓住了阿列克谢的衣角,另一只手微掩着小嘴。
  我的上帝啊!!
  天上突然开个口子,往下房子一套,还给吞了房子地基十几米!
  跟变戏法一样,住了这么久都房子说没就没了?!
  留个圆形巨坑,什么都没了留下……
  亚历山德拉紧紧抓住自己丈夫那厚实的大手,灰色的眼睛带着询问盯着阿列克谢希望丈夫能给个解释。
  “我也不太清楚……”阿列克谢尴尬的一笑,他也很无奈啊!
  西琳第一次运用空之律者的力量,小女孩的心性如同得到了心爱已久的玩具一样开心。
  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右手,仔细回想刚刚崩坏能围绕指尖的力量感,样子有些呆萌。
  阿列克谢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想要询问一下西琳,想知道自己的房子哪去了。
  可西琳没注意到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准备拍拍西琳肩膀,让西琳回过神来。
  段干否看着阿列克谢伸过来的爪子,皱了皱眉头。
  利用一丝虚数之力把阿列克谢的爪子(手)给摊开了。
  你想碰我家西琳?
  你在想peach!
  老子都没亲手摸过!(用的是西琳的手怎么算自己亲手摸过?)你算哪根葱?板鸭老爸?滚粗!
  你结婚到现在还没把板鸭生出来,我真是为你担忧啊!
  所以,板鸭出生之前我是不会给你好脸色看的!扎伊切克先生。
  “嘶~”阿列克谢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一阵酸痛,差点没给叫出来。
  虚数之力的力量普通人还是难以承受。
  尽管面色有些难看,作为军人还是忍住了。
  “嗯?扎伊切克蜀黍怎么了?”西琳注意到阿列克谢笑容有些牵强。
  阿列克谢把右手背在身后。
  “那个,请问我的房子呢?西琳小姐。”
  “房子啊……就在这里啊~”西琳不太熟练的扒开一道虚数裂缝。
  阿列克谢探过脑袋一瞧。
  好家伙!还真的在这里!
  阿列克谢看西琳的眼神多了几分尊敬。(嗯,被律者力量惊讶的。)
  亚历山德拉也确认了一下,表示没问题。
  “那各位,我们准备出发吧,可可利亚小姐说不用去她住的地方了。”爱茵拍了拍贝纳勒斯的爪子。
  嗯,这时闲的无聊的爱茵还顺便开展了,近距离扫描审判级崩坏兽科研与信息收录。
  这是一场特别的机会认识崩坏兽。
  贝纳勒斯嘴里衔着特斯拉的后衣领,特斯拉整个人被衔了起来。
  “鸡窝头……快救救我……呜~”
  爱茵无视求救,因为检测贝纳勒斯已经为无敌意状态。
  旁边的小龙女贝拉也很正常,对人类没有敌意,甚至心性检查和十多岁女孩子无异。
  瓦尔特杨充当背景板ing。
  或许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要乘一只没有挡风等设施的崩坏异变兽回北美?毕竟飞行器自己是可以造的……
  瓦尔特吸了吸鼻子,吐了一口热气,稍微把围巾拉高了些。
  『好像刚刚吹风有些着凉了……』
  ……
  虚数空间一处
  一层楼房屋。
  阿加塔在床上打滚,百无聊赖的说道:
  “西琳是不是忘了我们?”
  加莉娜安安静静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阿芙罗拉抿了一口茶。
  继续看着手里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俄语版)》。
  “或许吧!”
  “不过她不是提供了很多东西吗?不愁吃不愁穿的,要消遣你可以看看书啊……”
  “才不要,那些书一点都不好看!没意思!这里一点都没意思!”阿加塔一个鲤鱼打挺。
  坐在床边,推开窗子,远望这一片漆黑的空间。
  旁边堆了小山丘般的粮食和瓶装水。
  又看了看室内这些看起来挺精致的家具。
  非要在这虚数空间里找点什么的话,还有很远的地方有一个水晶棺。
  封存着一个女人。
  她们都认识,那是西琳的母亲——莎娜
  “早知道要贝拉一起带我出去就好了…贝拉也真是的,突然从蛋里面出来就骑着巨龙出去了…我也好想骑着龙在天上飞啊……不甘心、不高兴……”
  阿加塔挠了挠一头火焰一般的长发,耐不住性子的抱怨道。
  自己也有过当龙骑士的梦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