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19.你就是馋他身子 核心 !你下贱!

19.你就是馋他身子 核心 !你下贱!


  『精神分裂病人的直播间』
  众人乘着贝纳勒斯这时已经离开了西伯利亚平原,准备往北美飞去。
  “北冥有龙,其名为贝纳勒斯。贝纳勒斯之大,一锅炖不下。换个吃法,需要两个烧烤架。要不清蒸,要不红烧。再来瓶雪花,让我们勇闯天下!”(怀疑你在水字数)
  段干否站在贝纳勒斯的头顶高喊,敞开双手,怀抱云天。
  啪啪啪!(掌声!这是掌声!)
  西琳象征性的鼓起了掌。
  “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的亚子,你是打算把小贝贝吃了?”
  西琳可爱的歪歪头,疑惑的说道。
  白色的短衣露出白皙的肌肤和不那么明显的锁骨,加上被段干否调教…咳咳…指导的萝莉坐姿势,妥妥的一个没修饰过的卡哇伊ฅฅ*二次元萝莉!!
  “小贝贝?贝纳勒斯?我可没打算吃了它,不过,它化为人形的话可以考虑一下……”
  段干否踩了踩脚下的贝纳勒斯的脑袋。
  贝纳勒斯没反应,一个投影根本做不了什么。
  这是一个里人格投影悲伤的故事。
  “?”西琳投去疑惑的目光。
  “没什么…你听错了…”
  这时西琳还是不习惯这样的坐姿,起身正准备站起来。
  轰————
  轰轰——
  突然身后的那片风雪肆虐的平原发生了震动天地的爆炸。
  颤动的大地,以及那巨浪般的火焰,像一张巨嘴,冷漠的吞噬了风雪吞噬了平原的一切,还有可见的气浪的猛然冲向周围。
  几朵接通天地的蘑菇云随之升起。
  有道带着热量的强烈气浪穿过众人。
  众人的衣服被吹的剧烈飘动,尤其是女性的长头发被吹的乱七八糟,众人随即抓住贝纳勒斯背上的白色外壳,没有被吹走。
  直到出了影响区域。
  “这可真是一个难得的体验啊,对么?阿列克谢上校。”
  可可利亚看了旁边的阿列克谢一眼,身上的棉大衣被汗水打湿了。
  “的确难以置信……”阿列克谢坐在贝纳勒斯背上抓住白色骨甲任然没松手,他是一个恐高症患者。
  百米高空真是吓得他不敢站起来。
  “鸡窝头!乘龙飞行超帅的啊!!考虑和我一起做一个机械龙吗?!!”特斯拉其实有些中二病。
  阿拉哈托动画公司的主意就是她想的。
  “特斯拉博士,我们科研经费已经不足以给你做这么昂贵的机械的,泰坦的量子化项目才刚刚开启,更需要经费投入。”爱茵摇摇头拒绝好友特斯拉的提议。
  “哼💢!又是经费不足!”
  “借口都是借口!”
  “如果这几年特斯拉博士你不氪崩坏联盟的话,或许你就有多余的资金了,不是么?Eins记录了你氪金次数,金额真是让我……”
  “啊啊啊啊!!看我不把它拆了!!!”特斯拉一把抓住Eins恼羞成怒嚷嚷道。
  “滋滋……滋!!”Eins无助的反抗……
  哎~可怜的Eins啊……
  ……
  龙娘贝拉镇定自若,理了理额头的头发,展开的翅膀护住西琳,挡下了气浪。
  段干否倒没受到影响,甚至连衣角都没被吹起。
  西琳意识投影的我能被怎么样?
  段干否迎着狂风而行,观察着瓦尔特杨的表现。
  『这家伙怕是不敢用第一律者的力量吧?刚刚怼个区区绿托小姐内伤就加深了?』
  『啧啧,不行啊,盟主大人。』
  段干否绕着瓦尔特杨转圈圈,一边观察一边想到。
  『你不是最受女武神欢迎的男人吗?你这么虚怎么行?』
  段干否摇了摇头,飘在瓦尔特杨身后,手搭在他肩上,在他耳旁诱惑地道:
  “要不把理之律者的核心给我吧~你就能解脱了~瓦尔特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瓦尔特突然感觉到什么,猛的一回头。
  “……”
  瓦尔特杨的脑袋栽进段干否脑袋里,两脑袋神奇的重合了!!
  自己的嘴从对方后脑勺里出来……双面人么?
  这不是惊恐悬疑小说啊!
  段干否内心吐槽道:
  『穿模了诶!!官方有没有赶紧修下这个bug?』
  把脑袋挪开,瞪了一眼瓦尔特杨,回到西琳身边。
  段干否突然觉得有些扫兴。
  段干否蹲在西琳旁边一脸沮丧。
  “我被人欺负了。”
  “嗯?”西琳投去询问的目光。
  “算了,你别管我了,你和贝拉好好聊聊吧!让我好好思考一下。”
  段干否指了指贝拉。
  “你这样别人会觉得你精神分裂的,下次在心里想说什么就行了,我听得到。”
  “哦。”
  确实得好好想想对策了,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摆在那。
  关于瓦尔特杨的事,找机会把核心搞到手里来。
  什么?你说我下贱?
  老子就是馋瓦尔特杨身子(雾)怎么了!!?
  理之律者他不香吗!!?
  香饽饽啊!!
  ……
  钥匙一扭。
  咔嚓……
  门打开来了。
  “亲爱的!我回来了!”阿列克谢欣喜的对屋子里喊道。
  屋里突然跑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冲向阿列克谢。
  灰蓝色的军事风格棉大衣包裹的紧紧的,却任然觉得她身段很好。
  浅灰色头发用和服装颜色一样的蝴蝶结梳成双马尾螺旋卷,很有特色。
  “阿列克谢,亲爱的!你还好没事!谢天谢地!”她抱住了阿列克谢,头埋在阿列克谢的怀里。
  阿列克谢注意到怀里娇人的眼角泛着泪痕,这明显的是之前哭过的。
  自己最爱的人伤心,自己心里又何尝不揪心的疼。
  “亲爱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阿列克谢抱住他的妻子,安慰道。
  “刚刚西伯利亚那边发生了大爆炸,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了,打你们军队的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
  说着说着又有些哽咽。
  阿列克谢温柔的擦去妻子的眼泪。
  “好了,我这次能安全回来多靠了他们。”
  “他们?我得好好感谢他们!”
  阿列克谢让开身子。
  门口外站着一群“单身狗”和趴着一只“单身龙”。
  『啧啧,这狗粮吃的有些撑……』段干否咂咂嘴。
  一众人微笑着却不知道想着什么。
  “亚历山德拉太太您好!我是阿列克谢上校的部下可可利亚。”可可利亚走上去打了个招呼。
  爱茵和特斯拉也打了招呼。
  瓦尔特杨点点头没说话,算是打招呼了。
  贝纳勒斯凑一个头在旁边,打量起压力山德拉。
  阿列克谢看妻子害怕的打抖,略微尴尬的对贝纳勒斯扇了扇手,示意要贝纳勒斯退开点。
  贝纳勒斯也识趣的移开了脑袋。
  原来在门口,亚历山德拉被阿列克谢身体挡着,没看清长相。
  段干否再仔细一看,惊了!
  飘到他们夫妻面前,客套着:
  “你们就是板鸭的父母?幸会幸会!!”
  但目光更多的放在压力山德拉上。
  我勒个去!这绝对是板鸭的母亲!!太像了!!
  长大版板鸭!!
  段干否又瞪了一眼阿列克谢,为什么你这家伙会有这么漂亮的老婆!!?
  可惜在场地除了西琳都根本看不到段干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