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18.人工双黄蛋里的小龙女贝拉

18.人工双黄蛋里的小龙女贝拉


  段干否跺跺脚,在众人的目光中原来的虚数空间大门消失。
  又打了个响指,天空再次出现一个以五十米为半径的出口!
  一个庞大的身影随之冲出。
  西方龙的形态,整体为深蓝色,白色外甲。脖颈及腹部为深蓝色,点缀着天蓝色条纹,拥有四只眼睛。两张巨翼为蓝色,骨架为白色,爪子和翅膜均为天蓝色。
  扇动翅膀吹起的风,掀起地面的积雪。
  阿列克谢和可可利亚也只来得及用手挡住迎面而来的飞雪。
  如果说那些有两三层楼高的骑士崩坏兽给人一种难以匹敌的感觉。
  那么这只“魔龙”贝纳勒斯就更为骇人。
  龙在西方多为邪恶、贪婪、残暴的象征。通常像华夏父母哄吓孩子老虎会吃小孩,西方父母也会借恶龙吓孩子。
  第一次看到龙的阿列克谢与可可利亚有些惊讶,但段干否更兴奋于贝拉真的和“魔龙”贝纳勒斯建立了共生联系!这意味着崩坏能不会再侵蚀她,共享贝纳勒斯的力量与生命!
  “西琳!这种感觉好棒!在天上飞诶!”
  坐在贝纳勒斯上那个朝他挥手的褐发女孩欢呼的道。
  贝拉+贝纳勒斯+龙型=贝贝龙
  这小姑娘专职成龙骑士了?
  这下贝贝龙这个名字没跑了。
  瞧那大家伙贝纳勒斯嘴里衔着一头金发已散乱的奥托,还没挣开贝纳勒斯极具咬合力的龙嘴。
  “该死的畜生!”
  奥托用双手逐渐撑开贝纳勒斯的嘴。
  贝纳勒斯老郁闷了,出生以来第一次张嘴吃饭,可……
  泥马!这是个铁疙瘩!咬得牙疼!
  贝纳勒斯一甩脑袋,把奥托给甩了出去。
  奥托在空中调整好姿势准备降落。
  “全由魂钢组成的机械身体?不得不说绿帽王还真是舍得,不过……归我了!”
  段干否赶紧抓住这个好机会。
  第二律者可是空之律者哦!滞空你就等死吧!
  远远对着滞空的奥托一指。
  奥托的身体各个部位突然出现虚数之门。
  这时候段干否其实特别想大喊一声:
  段氏奥义·肢体斩!!!
  不过这么中二的话还是没说出口。
  可我们的绿托大人还想自爆?滚粗!
  段干否一握拳,虚数之门突然收缩!!
  这是虚数空间错位形成的切割。
  不出意外,及时将奥托这具身体切成碎块。奥托的自爆计划失败了。
  啧啧,大型分尸现场直播的近似感。
  不过场面没什么血腥,肢体切面可没有什么血肉之类的,有价值的是机械装置里面安装了一个拟似律者能量的崩坏能小型反应堆。
  这魂钢的身体是真的硬,差点没把虚数之门给崩掉。
  将魂钢处理一下,转手卖给系统换了两千八崩坏水晶。
  高材质、高科技、高能源,简称“三高”。
  “发了,发了……”段干否眼都变成蔚蓝色的水晶。
  段干否第一想到的是十连。
  打开系统界面商城,那些只能眼红的武器装备直接略过,守财奴的我要看最低限度!
  “一个崩坏水晶能换一万金币,一金币可以换两袋大米?怎么感觉这金币不是纯金的?什么?!抽奖页面还未开放?空无之钥1500兑换?这是现实好么?鸡助装备还这么贵!堂堂正宗空之律者还需要那样的武器?还得存水啊……”段干否喃喃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原来还是舰长的时候,最缺的就是水晶,如今更是感受到水晶的来之不易。
  在系统开放世界底下洞穴只能用普通人的力量挖矿半年!才还清100水晶的债务!
  正如当年老师说:吃过生活的哭才明白钱来之不易啊!咋们是穷过的孩子啊~
  ……
  天命中部浮空岛。
  奥托从培养舱里出来,穿好衣服,表情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接通琥珀的通信,让德丽莎迅速撤离,准备向西伯利亚整个平原发射裂变弹。
  挂断通信,一个人坐在天命数据库里的时候。
  喝了一杯高档红酒压压惊。
  “第二律者……我奥托的东西也敢抢?……我会让你后悔的……”
  ……
  俄罗斯西伯利亚平原。
  “第二律者是不是魔怔了?”特斯拉附在爱茵耳边悄悄说道。
  众人看段干否在哪里话也不说,惆怅的挠挠脑袋,过后又沉思的摸了摸下巴,似乎很纠结的样子。
  段干否的确这纠结系统商城里该买些什么,虽然没有什么抽奖的页面……
  “西琳!”贝拉一下子直接从贝纳勒斯背上跳下。
  洁白的玉背后展开一双晶莹剔透似乎有天蓝色水流流动的小型龙翼。
  穿着类似小背心的白色小衣,胸口处有一颗紫色四角星装饰,衣摆较长,垂至膝盖。带着黑色长手套,外附白色护甲,手指呈紫色。下穿黑色热裤和白色长筒袜,袜连紫色高跟鞋。
  除了那褐色的长发与自己熟悉的贝拉的脸,就是贝纳勒斯化为人形的样子的翻版!!
  阳光透过天蓝色翅膜,给人一种女神降临的感觉。
  “好美……”可可利亚喃喃道。
  段干否觉得自己一身巴比伦塔的白色短衣有些土得掉渣。
  贝拉扑向段干否,把头靠在段干否的肩头。
  段干否这个处男可是第一次被女生抱着脸上泛起红晕。
  看了看贝拉的长发,还是环抱住怀里的娇人。
  “你感觉怎么样?贝拉。”
  “西琳!你是怎么把我变成这样的!?我感觉自己有好强大的力量!而且那个大家伙感觉好亲切!……”贝拉指了指趴在旁边的贝纳勒斯。
  贝拉觉得相对于脱离那种撕裂灵魂般的痛苦,现在简直变化太大了!感觉好的不得了!
  段干否一边回答一边伸出手,伸向贝拉背后的翅膀,好奇地摸了摸贝拉的翅根。
  贝拉这个小龙女身体突然变得酥软,翅膀变得僵硬,面色潮~红。
  “嗯?”段干否不明白。
  “哪里……嗯……很敏感的……别摸……嗯……”贝拉觉得身体热热的,声音也有些弱弱的。
  段干否更是满面通红。
  特么!原来自己干了那样的事?!!早知道多看看那啥动物世界?
  撇过头去,慌忙放开贝拉的翅膀。
  贝拉也顺势脱离段干否的怀抱,定了定情绪,对自己姐妹没说什么,而对贝纳勒斯招了招手:“妹妹,来,给西琳看看。”
  “那啥!!贝纳勒斯是妹妹!?你反倒当了姐姐?”段干否知道贝纳勒斯是雌性,可没想到贝拉现在就认了妹妹?
  阿列克谢与可可利亚更加觉得世界有些荒诞。
  “特斯拉博士,我扫描了这个叫贝拉的女孩和那头巨龙……”
  爱茵在查看收集到的信息。
  Eins联通了俄罗斯户口资料库,且配有崩坏兽扫描,崩坏兽实力评估,作为丽瑟尔的数据库,也有作为自律作战机器人分机,数量众多。
  “哦?那鸡窝头,情况怎么样?”特斯拉环手与胸前。
  “审判级崩坏兽还是两个,其中那个叫贝拉的少女可以查询到身份,在之前还是一个普通人类少女,作为适格体被天命做活体实验。”
  “什么!!一个人类变成了审判级崩坏兽!!开什么玩笑?你资料出错了吧!?鸡窝头。”
  特斯拉不信,一手把Eins抓来检查。
  爱茵吐了一口热气,似乎把“惊讶”这个情绪吐走了。
  “或许吧!”爱茵看了看Eins这个可怜的的机器,之前被西琳板断了机械臂,又要被自己好友给拆了……
  段干否摸了摸贝纳勒斯的头,感知了一番,果然伴生魔龙就是不一样,自己和隶属崩坏的崩坏兽的权利和关系都消失了,但贝纳勒斯的联系没有受到干扰。
  对贝纳勒斯来说,绝对忠诚于空之律者,属于军队里主公最信任的大将的那种。
  “西琳……”瓦尔特杨赶了过来,看着觉醒的空之律者有些拿捏不准,旁边的可是真的审判级崩坏兽啊!
  来自没有伴生崩坏兽的伪劣第一律者的懵逼。
  “啊啦~瓦尔特杨你来了呀,我告诉那个好消息,奥托那家伙要对西伯利亚发射裂变弹了哦~”
  段干否想调侃一下崩坏世界最强腹肌号称“仰卧起坐之神”的男人,瓦尔特杨。
  不过想起自己与真正的西琳不同,他一个里人格掌握身体还是不太习惯,毕竟还不是原主。
  就像是一个人梦游,潜意识对身体的掌控不太拿手。
  这个问题到时候给系统解决一下。
  危机还没解除,但有瓦尔特杨在逃离西伯利亚应该没问题。
  切回后台,把又在熟睡的西琳叫醒,自己就后台吃瓜。
  不知道西琳看到贝拉和贝纳勒斯会怎么样。
  当时段干否入梦西琳的时候,记得西琳特别想养只猫。也不知道贝纳勒斯这个大家伙西琳喜欢吗?
  还有贝拉,之前因为没水晶和系统交易,现在把贝拉变回人类应该没多大问题,到时候征求一下贝拉的意见。
  不过看贝拉的样子应该挺满意的……果然是因为不想接受过去弱懦的自己了?
  瓦尔特杨一个恍惚间觉得刚才的西琳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过现在看西琳那双一无所知的清澈眼睛就打消了这个错觉。
  “西琳!贝纳勒斯说它来带我们离开!可以飞到天上诶!”贝拉就是一个屁大点孩子,对一辈子都翱翔在天空和云端有着极大好奇心。
  瓦尔特杨还想问问,西琳却没理会他。
  “贝拉!你有翅膀诶!可以飞吗?”西琳也是贝拉的同龄人,更加好奇,绕到贝拉侧面观赏贝拉的翅膀。
  “可我还不太会用它们。”贝拉僵硬的扇动翅膀。
  接着是同龄小女孩的话题时间,至于那啥裂变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阿列克谢与可可利亚已经呆木了,贝纳勒斯巨大的龙头凑到他们更前呼出一口气,吹起的白雪糊了他们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