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9.现在请叫我空之河豚!

9.现在请叫我空之河豚!


  “好痛啊!!!!”
  贝拉扯着西琳衣服痛苦的嘶喊,紫色的条纹攀上了贝拉的半边脸。
  这时候的贝拉已经难以抵挡崩坏能的侵蚀了。
  “…坚持住!…贝拉!”西琳除了抱着贝拉没有别的办法。
  一个科研人员一把抓住贝拉的手,拉开贝拉与西琳,丝毫不顾贝拉的嘶喊与痛苦,就这么在地上拖着贝拉。
  嘴里抱怨着:“这个试验品真的废物!还浪费了一个人工圣痕……快变成死士就先去毙了吧!”
  “放开她!”瘦小的西琳拦在科研人员面前。
  “滚开!待会就是你实验了!好好待着!”一把推开西琳。
  西琳摔倒在地上,磕到了关节,震得酥麻。
  想到段干否交代的话,心里呼喊起段干否。
  “别喊了!我来接管身体!”段干否突然在西琳旁边出现。
  段干否接管西琳身体后,所有人觉得西琳变得不对劲了。
  紫色的长发无风自动,西琳挣扎着站了起来。
  全身都围绕着紫色的崩坏能!
  瞳孔中多了X形图案,眼神高冷的吓人。
  “警告!!警告!!”
  整座塔的警报炸响!
  “反应堆能源中崩坏能在消失!”这是能源部的紧急通知!
  西琳,不!段干否感受到身体里的崩坏能开始在身体一处汇聚,逐渐形成一个核心!
  “果然还是第二律者核心啊……”
  段干否喃喃道。
  想要获得第二律者的力量就需要经历身体虚化。
  空间律者可以直接将虚数空间和实数空间相联系,她可以把实数空间的东西转移到虚数空间,然后又将其从虚数空间放出来,以此实现物体的空间转移,也可以利用作为虚数内能的崩坏能扭曲实数空间,将不存在之物投影出来。
  虚化与实化的转换是必要的一环。
  所以现在的物理攻击对段干否无效!
  段干否抬头看着那个被惊呆的科研人员,缓缓说道:
  “被欺负还是得欺负回去呀!”
  因为虚化的原因,声音过于缥缈空灵,不太真实。
  加上段干否这个虚化的身体就如同一个紫色幽灵一般,别说那些女孩子就连这些胆大的科研人员都被吓到了。
  那个科研人员反应过来时,刚转身要逃跑就被几道虚数之力贯穿手脚。
  “不!你不能杀我!!”
  他的瞳孔极速缩小,现在轮到这个家伙求饶了。
  “你说,我应该不应该饶了你呢?”段干否狞笑着。
  巴比伦塔方圆百里都是无数少女的埋骨之地!!!
  怎么可能饶了他?!
  ……
  ……
  屠杀的盛宴进行得很快……
  在被幽蓝色灯光笼罩着的通道里,两名实验人员他们满脸像是见到了凶猛的野兽般的表情,在通道中拼命的奔跑着、叫喊着。
  “跑快点!那个怪物要追上来了!”
  一在位浑身被紫白色光芒覆盖的人形少女在她们后面优雅的漫步行走着。
  一步横跨百步,比他们奔跑的速度还要快,几个呼吸间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女接近他们。
  “嘻嘻……”
  段干否抬了抬手,虚数之力缠绕住其中一个年龄稍大而跑在后面的研究人员。
  紧接着,他摔倒在地面,瞳孔在不断缩小,更加惊恐的歇斯底里。
  “我的腿!我感应不到我的腿了!快救救我。”
  任凭倒下的那位研究人员嘶吼,跑在前面的研究人员就像着了魔般的完全不管,冲到一扇自动门前,用手疯狂的砸着门旁的按钮。
  “关上,快给我关上啊!!!”
  “别……别走!救救我!!!”
  等待门完全的关上,门后面也再没有传出叫喊的声音,他如释重负的靠坐在门上,缓缓的滑落在地面。
  “没事了……呼……没事了!”
  大喘着气,以为自己捡的一命。
  而段干否看着眼前关闭的大门,在门前停下脚步,咧开嘴,露出慎人的笑容。
  “呵呵,关门这种手段对付别的东西可能真的挺有效吧,不过穿墙,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她再次的迈开步子,身体缓缓的穿过大门,头靠近到在那位瘫坐在门前地板的研究人员耳边,说道:
  “你还真是自私呢,以为扔下同伴自己就安全了吗?。”
  西琳咧开嘴,露出慎人的微笑。
  “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
  他猛的回头,发现对方能穿墙移动的研究人员还未缓过气就立马起身。
  向着面前的一个研究台奔去,他拉开距离,抽出手枪,对着紫白色光芒覆盖的人形少女:
  “你不要过来啊!!”
  然后直接扣下扳机,连续开出几枪!
  段干否不慌不忙,当子弹穿过身体进入虚数空间后。
  接着下一瞬间,一个虚数空间出现在了他的前方,原来射出的子弹从里面冲了出来返还给了他。
  中弹的研究人员意识开始模糊,嘴唇不停的颤抖,拼命的想挪动身体,却发现无济于事,眼睁睁的看着少女将手放在自己的面前。
  恍然间听到眼前的少女说道:
  “第322个猎物……”
  幽蓝色灯光笼罩着的通道重新陷入了沉寂,没有了两个有着狰狞面目的研究人员,只剩下少女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上面。
  段干否把巴比伦塔的所以研究员杀死并丢进絮乱的虚数空间绞成虚数垃圾。
  “杀人的感觉?竟然没有觉得……是因为崩坏能干扰了我的意志?”
  突然间段干否感知到了什么。
  抬头看着头顶,似乎看穿了整座巴比伦塔看到了那个缥缈的存在。
  “该来的也还是来了啊……对么?God?”
  一瞬间的恍惚,段干否见到了那个神。
  一个变换成西琳模样的人影。
  一个不加掩饰真理自身。
  以人类智慧无法理解的神!
  给他的感觉只有深深的恐惧。
  “接受了我的力量就应该要有仆人的样子……”
  段干否脑海里赫然出现这句话。
  明明这个崩坏意识根本没开口!
  突然双腿似乎站不住,被强制执行下跪的指令。
  “切!”
  段干否才不想乖乖跪下臣服于崩坏意识,一用力侧身一歪,侧倒在地上。
  “呵!崩坏!你想要我跪可不行呢!”段干否讽刺道。
  却见到崩坏意识勾了勾嘴角。
  抬手打了个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