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8.西琳:都说别叫我河豚了!

8.西琳:都说别叫我河豚了!


  “等等等!别扯了!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
  西琳一听,松开了抓段干否的手,看着眼前的自己,说道:
  “我要见妈妈。”
  段干否陷入沉默。
  两个小西琳大眼瞪小眼,意外的有些好笑。
  “河豚你四不四傻?我才用尽力量把妈妈放到虚数空间,你现在又要我打开来给你看,你这不是折磨我,折磨你自己吗?”
  “那什么时候可以?”西琳问道。
  “看情况吧!对了!”
  “我问你,你现在到了哪?周围会有那么庞大的崩坏能!不知道会很危险啊!”
  段干否对外界的感知并不是很清晰,主要是圣痕的力量被用光了,需要时间慢慢补充崩坏能。
  “我记得他们说是一个叫天命巴比伦实验室的地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他们说可以让我变得强大……”
  段干否拍了拍额头,又挠了挠头发,一脸郁闷的坐在地上,瞥一了眼西琳抱怨道:
  “我怎么就不记得跟你说了呢?这下难办了,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
  “这里难道有问题?”西琳蹲下来看着段干否,对另一个自己很是好奇。
  还忍不住拿手指头戳了戳段干否的脸蛋。
  看着陷下去的肌肤,西琳觉得好有意思的说!
  “河豚!你是在为你以为的这种机遇感到骄傲吗?膨胀了?”
  段干否拍开西琳的小爪子,说道。
  “什么河豚?我不知道,而且我叫西琳,就算你是另一个我,能不能别乱称呼我。”
  西琳鼓起腮帮子,对段干否反驳道。
  “你不知道河豚?呵!也对!哪有河豚知道自己是河豚的?”
  段干否反手戳了戳西琳鼓起的脸蛋。
  在梦境里对西琳已经很熟悉了,西琳这隐藏属性都被段干否挖掘出来了。
  “你知不知道,你参加的实验很危险?会死的。”
  “外面有人就正在给你注入崩坏能,要不是我帮你吸收了,你可能就要自己承受所带来的疼痛了。”
  “实验开始了?我不记得啊!”西琳回想不起什么时候开始的实验。
  “别管什么时候了,你现在的崩坏能承受能力要比普通人要好,疼痛也有我给你承受。”
  “但你有没有想过贝拉、阿加塔现在承受多大痛苦?”
  段干否轻轻的抱住西琳。
  “相信我……死亡的一天不会太远,这个实验室的人压根就没把你们当人看……”
  “你再不做点什么,终究有一天你会失去她们的……”
  “就像你失去妈妈一样……”
  西琳眼底隐现着失去母亲的悲痛,也是抱住了眼前这个可以依靠的自己。
  ……
  ……
  时间转到11月初。
  西伯利亚的雪比往年来的都早,巴比伦实验室外已经被积雪覆盖。
  塔底20层为放置反应炉的能源区为塔里所有部门提供能量,所以即使反应堆下的监狱也感受不到寒冷。
  这些监狱里关着的不是什么罪犯,却是一群无辜的少女,最为适格体的实验消耗品。
  里面是她们生活的狭小空间,除了一张属于自己的铁板小床并没有别的了。
  西琳在熟睡中恍然听到一个声音:
  “西琳第九次逃跑计划也失败了……看来等不到系统绑定了……”
  是另一个自己在说话。
  西琳一睁开眼,却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天空。
  西琳明白自己来到了精神世界,却有些吃惊。
  “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西琳从出现在巴比伦塔塔顶,抬头就是黑夜的天空,低头可以一览这个片西伯利亚平原。
  不是原先的一片空白的世界,却有了星空、白云、树木、积雪……
  这里太真实了!如果不是自己清楚,也会误认为自己来的了巴比伦塔之外!
  “别吃惊了,是我改造的,根据我感受到的外面的模拟出来的。”
  “你不是特别想看看外面吗?现在好好看吧!”
  段干否坐在旁边的塔顶边缘,背对着西琳,也没有回头,呆呆的看着东方之地。
  段干否身上的打扮和西琳身上的粗布白色短衣,手上和小腿都缠绕着绷带样子不一样。
  纯黑的短袖jk水手服,关西襟上有一条金色的襟线,系上一条金色领带,袖口处也有金边做装饰。
  配上纯黑色的百褶裙,褐色小皮鞋,西琳看呆了。(具体形象见崩坏3rd漫画第五十话家)
  紫色的长发头发分成两束铺在地上,此刻的段干否像暗夜里的精灵一样动人。
  段干否在梦境里习惯了女装,考虑到现在的身份也没有什么犹豫就改变了身上的衣装。
  反观西琳就比较可怜了,没有什么漂亮的衣服穿,只有单一的白色短衣。
  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漂亮的吗?
  西琳心里第一想法是这个。
  可又想起了一个人,情绪又低落了起来。
  要是妈妈看看就好了……
  段干否似乎察觉到西琳的情绪,回过头盯着她。
  西琳也注意到段干否的目光,甩了甩头,似乎要把这些负面情绪甩走。
  段干否这时说一句话:
  “天快亮了……”
  这话一说出口,天边露出鱼肚白色的曙光,开始揭去夜幕的轻纱。
  清晨是那么纯洁,那么的美丽,这一刻万物宛如苏醒了。
  比如西伯利亚平原狼开始在雪地里抓捕自己的“早餐”,还有躲猎人的追杀。
  “好美……”
  西琳看着这份难得的美景,一切都抛之脑后,默默享受这次的机会。
  段干否也没不识趣的打扰。
  等到一切都明了的时候,段干否开口道:
  “河豚,贝拉他们已经被崩坏能侵蚀了,你还因为逃跑被罚了这么多次,对你注入的崩坏能都被我吸收掉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被侵蚀,他们开始重视你这个实验品了”
  “以后你更加不可能逃出去……”
  “所以我想征求下你的意见,愿不愿意投靠God(崩坏意识)获得力量?”
  段干否最近感受到有一股来自世界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猜来猜去应该就是崩坏意识了吧?
  段干否曾经为西琳科普过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包括那个God与律者。
  不过现在段干否做出这个选择也是无奈之举,她们的朋友已经拖不到系统开启。
  即使冒着被崩坏洗脑的风险,也要试一试。
  “都说了!别叫我河豚了!”
  西琳第n次炸毛。
  “我不知道,你比我清楚,自己做决定吧!毕竟你也是我,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相信你……”
  段干否对西琳这种对他的迷之自信感到无奈。
  “好吧,你再忍一忍,要是贝拉她们真的坚持不下去,我就用崩坏能接触God……”
  段干否是想借助这次的痛苦与折磨让西琳和贝拉她们快速成长起来,只要保证所有人的性命,自己成为律者后就不担心她们侵蚀了。
  段干否送西琳回到身体之后。
  复杂的看向了逐渐升起的太阳,喃喃道:
  “琪亚娜也快出生了吧?要是现在爆发第二次崩坏……原先的剧情就难以琢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