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7.巴比伦塔,傲慢的化身

7.巴比伦塔,傲慢的化身


  在隐喻和象征学里,塔是傲慢的化身。
  《圣经》创世纪11:4中写道:“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
  人类在巴比伦试图建立通天巨塔,这一傲慢的举动最终为人类带来了分裂和动荡。人类失去了统一的语言,彼此战乱不休。高塔也倾覆化为废墟。
  1563年勃鲁盖尔的名画《巴别塔》便是描绘这一段神话故事。从此,塔之形象成为“毁灭”“灾难”与“衰败”的符号,甚至流入塔罗牌中,成为二十二张大阿尔卡那之一,为所有占卜未来者带去警告。
  很不幸,天命竟然狂妄到以“巴比伦”这样不祥的名字为这座高塔状的实验室命名。真不知道究竟是奥托主教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抑或是因为天命无惧于“天命”。
  这座屹立于西伯利亚雪原之上的实验室安装着功率为6500HW的崩坏能反应堆,是世界第三大规模的崩坏能反应堆。它源源不绝地为这座152米高的巨型建筑中的三个科研部门提供能量。
  在三个部门中,先进系统部门是这座基地的研究重中之重,它研究崩坏能与人体结合的技术——圣痕即是基于该部门研究而产生的最重要的成果。
  而对于外界而言,先进系统部门还伪装成全世界最大,也最为权威的医疗机构——治疗崩坏能疾病的医学研究机构。
  西琳现在却被作为“适格体”运送到了这里。
  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她还是来到了这个会让她永生难忘的地方。
  要怪就怪段干否没有叮嘱西琳要注意天命这个组织,这可好直接被关在这里了。
  在西伯利亚北部,北极圈范围内的巴比伦塔,即使是夏天更是比周围的其它西伯利亚地区寒冷。
  裸露的肌肤冰凉凉的,冷风一吹,就像是快入冬了。
  莎乐美的任务里没有护送这些孤儿的要求,所以西琳和贝拉她们就由教会组织人员安排。
  从高大的战略运输车上下来,西琳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有些拘谨。
  冲入云霄的高塔震撼着这群偏远地区的孩子们。
  西伯利亚位于亚寒带针叶林气候,由于有短暂的暖季,日照时间长,适宜于针叶树生长,所以四周基本都是针叶树为主。
  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孩子们心里无一不在想着:这就是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了吗?
  “拿好,这是你们的身份牌……”
  那个神职人员手里拿着一大把的铁制吊牌,上面刻着有关的基本信息。
  当每个孩子都领到后,这个不停念叨圣经的神职人员就乘车离开了。
  她们又被带到塔中由一个穿着纯白大衣的眼镜男登记信息。
  本子上写着西琳的信息:1998.8.17(夏)进口试验品012039,年龄10岁……
  一把胡子拉碴,笑眯眯的看着这群幼小的女孩子们,虽然不是那种猥琐的笑容却让人讨厌。
  “都饿了吧?等下会有人送饭菜来的,你们现在这个房间不要乱跑。”
  这个男人离开之后,这些还孩子自己聊了起来。
  “你们觉得这里怎么样?”阿芙罗拉打量着周围,漫不经心的说道。
  西琳觉得哪来的无所谓,毕竟她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忧的,母亲的身体被另一个自己收了起来,自己还能有个安身之处和可以变强的机会,即使再怎么陌生的环境都可以接受!
  “我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明明是白天……”贝拉不禁拉着最胆大的阿加塔的手臂。
  “没事,我保护你!”阿加塔搂着贝拉的肩膀,的说道。
  对她来说,朋友都没事就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了。
  一旁的加莉娜依然保持沉默,沉默是她最好的自我保护。
  ……
  随后真的有人送来了丰盛的食物,更是有烤鸡、鱼肉和蔬菜水果等等普通人家平时难以吃到的食物。
  吃了这么多天干面包的她们没有半点犹豫。
  她们不知道,在一个房间里,一些人正在看着屏幕中的她们,露出得逞的笑容。
  在所有人都吃下食物后,一时间这些毫无警惕的女孩全都晕了过去。
  “开始第一次实验!”
  几个科研人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
  段干否在沉睡的过程中,也不是没事干,最起码可以做梦不是么?
  段干否现在就在融合西琳的全部记忆,并且以第一视角体会西琳到现在的人生经历。
  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不过在梦境里又不是由他主导人物,只是一个看客、无权经历者。
  西琳经历了什么他就经历了什么,尽管西琳的大脑忘记了,段干否还是一点不落的经历了一边,就觉得自己和西琳的灵魂融合度不断加深。
  自己作为她的里人格比她多出来的“男性”记忆只要自己不说,西琳就一定不知道,这是里人格的优势。
  当还在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段干否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能量在附近!
  准确的说在西琳身体附近!
  絮乱!侵蚀!混沌!这是崩坏能!
  甚至一些无主的崩坏能在闯入西琳的身体!在破坏身体组织!
  搞不清楚西琳现在到底在哪的段干否感觉特别慌。
  不过还好,这些崩坏能还能加速段干否在梦境的时间流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脱离梦境!
  “在外面搞事的是谁?难道是被天命抓了?”段干否不好的猜测道。
  “希望不是就好!100天过后,到时候可不是付出生命那么简单了!”
  “大不了接受崩坏意识的力量,让那个第一绿者奥托见识一下河豚律者的恐怖!”
  段干否无聊的话回荡在整个意识空间里。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第一绿者?河豚律者?”
  一个自己极为熟悉的声音响起。
  段干否怀疑自己在梦里幻听了。
  直到一只小手扯住了他的意识体一拉,段干否与梦中的西琳分离,那片梦境也开始消散。
  “喂喂喂!你怎么肥四?!怎么找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