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3.真·西琳的苏醒

3.真·西琳的苏醒


  “不行!”
  阿加塔第一个拒绝。
  让好朋友继续受伤她可不同意。
  贝拉却牵着段干否的手说:
  “我也去!”
  段干否一愣,没想到贝拉也会跟着去。
  段干否对女孩子的“友情”一直很不理解,想起以前的女同学,天天跟个连体婴儿一样黏在一起,一起去个厕所半节课才回来,他的同桌嘻笑着说,人家可是一起经历血光之灾的战友!当时段干否就很懵逼。
  到现在段干否到现在都没理解那啥血光之灾,以为和男生中兄弟一样的关系,就是关系特别“铁”的姐妹。
  如果段干否知道自己和这几个小女孩有那啥解释不清的“友情”,段干否怕是得跳楼。
  “不用!我一个人去,这是我的事情……”
  段干否还是拒绝了贝拉,主要是怕她会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
  “西琳!你是不是……”阿加塔继续反对段干否。
  “好了,阿加塔,就让西琳去把…(巴拉巴拉)…”
  阿芙罗拉一旁劝说着阿加塔,最后阿加塔也没再说些什么阻拦段干否。
  “哼!受了伤可别怪我没阻止你!”
  阿加塔撇过头去,一头火红的头发随之甩动,其实她的心就如同她的发色一般,烈焰般的热情与好心。
  对于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的父亲是去大城市做买卖的,常来往与各个乡镇与城市,从小就随父母见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有些早熟,冷静下来思考时就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
  “嗯!等我好消息吧!”
  现在时间尚早,在她们吃中饭的时候要赶回来。
  ……
  医院外那些停留的士兵已经不在了,而一些医生护士忙着抬几个个昏迷不醒的男人进了医院。
  段干否这次学乖了,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要是再被抓到就惨了。
  等到溜进医院,一个护士小姐一把抓住了段干否的手。
  “西琳!你怎么出来了?”
  “我……哪个……我是来看我妈妈的……”段干否解释道。
  看样子这个女护士认识西琳,应该可以通融一下吧。
  “小孩子别来这里!你们要是感染了怎么办?现在都有好多护士被感染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治疗!要是被感染了只能切除被感染的部分!”
  “你们也许明天就回被送出镇,今天就好好呆在隔离区,医院就别来了!”
  边说着就要推段干否出去。
  “那我妈妈情况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段干否继续央求道。
  段干否有些着急,这好不容易进来了,又要被拎回去?开什么玩笑?
  “你来找莎娜姐的?很抱歉的跟你说,她今天的检验报告非常不好,原来就有些隐疾,现在更是被感染了心脏……恐怕是……”护士小姐同情地看着段干否。
  “!”
  段干否知道现在已经晚了,连心脏都被侵蚀了,现在根本没救!
  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放大
  滴答…滴答……
  段干否突然发现有“水珠”滴落在自己脚下的地面,一抬手有些“水珠”就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心里如被千刀万剐般刺痛,喉咙有些哽咽,难道这是泪水?
  自己哭了?
  段干否被自己身体突然的反应有些茫然。
  现在的段干否,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淌,眼角泛着红,西琳的样子更是惹人怜悯。
  女护士蹲下来抱了抱她,这是她这段时间里,见到最多的反应了,丧妻的男人、丧子的妇女……太多太多了。
  在这个传染病下,她只能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去给医院帮忙。
  而段干否现在发现自己这具身体自己的情感根本就不归自己管。
  止不住、收不拢,还在不断影响着自己。
  这是来自西琳的悲伤吗?
  段干否一开始不觉得,因为他从没经历过父母的去世、人性的冷漠与残忍,他就是一个外人在看一个叫做西琳的故事。
  崩坏、西琳一个本来是一个人们编造的故事,存在于漫画里的故事,如今成为了现实,他变成了她。
  一个在母亲亡故后,将不断接受世界的黑暗面的普通女孩。
  除了同情时的一声叹,他什么也没帮到西琳,就连母亲的死亡仍然还是注定的。
  这样的穿越真的让人感到烦躁!
  也许那所谓的系统有办法,但现在有用吗?没用!
  揪心的酸痛加上那好像被针扎的喉咙,段干否哽咽着对女护士说:
  “带我去见…我妈妈…好吗?”
  要去见西琳的母亲莎娜,这个目的已经变成了一定。
  段干否准备好要是这个女护士拒绝,立即脱身闯到二楼,就算不知道那间病房,也要找一找。
  他原本就是一个肝帝,对自己无法完成的关卡有着绝对不屈服的信念!现在被西琳的情绪激发出了这种执念。
  来往的医生护士在不断忙碌,运送感染者、安排有限的病房、切除手术、安排遗体……
  对西琳这边的情况也只是轻轻叹一口气。
  “好吧……我带你去……”女护士还是心软了,牵着段干否去莎娜的病房。
  走到一间病房门口停下来,让段干否自己进去了,把门关上,自己在外面守着。
  当段干否独自一人面对那一张病床的时候。
  身体猛得一晃、一顿,段干否觉得有些晕眩,身体的掌控权在剥夺!
  “西琳?”只是莎娜的声音。
  哪知道眼睛一黑之后,再次看清时,她……不!应该是他,视角切换到后台似的。
  感受不到身体,无法操控!
  再打量周围。
  一片的混沌,没有任何物体,有的只是如同墨水一般浓稠“气”在遮蔽周围的白色,覆盖、缠绕、混合。
  段干否莫名其妙的特别清楚是什么情况。
  这是一个开始被负面情绪掌控的“心世界”,也就是所谓的精神之海。
  是原主西琳的心世界。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妈妈!你没事吧?!”
  这是西琳的声音?
  一个念头闪过,
  段干否看到了外面,看到了西琳所看到的,更听到西琳所听得到的。
  幼小的西琳,哭喊着跑到床边。
  西琳抓住莎娜瘦弱的手臂,哭花的脸紧紧的贴在上面。
  段干否感觉到莎娜的手臂上很不正常,隐隐约约感受到它上面蔓延的紫色条纹,有些恐怖。
  “西…琳?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其他的孩子一起保护起来了吗?”
  其实莎娜能生出西琳这样漂亮的孩子,自己本身也很漂亮。
  现在的莎娜消瘦的脸庞看得让人心疼,她的生命已经被崩坏能给大程度上的破坏了。
  西琳没有回答,只是流着眼泪呼喊“不要离开……”
  莎娜只是微微一笑,她的身体什么情况,自己很清楚,油灯枯尽罢了,现在能让她一直苦苦坚持到现在的唯一的愿望实现了,本以为再也见不到西琳,心里一直很愧疚。
  她死去后,西琳算是一个人了,有没有什么亲戚照顾,她父亲去的早,所以最担心西琳会受不了那种孤独。
  摸了摸西琳的头,静静地看着西琳哭喊。
  再最后好好看看自己的女儿。
  或许没有这次传染病的爆发,自己就会带着西琳去大城市居住,找份工作供西琳上完学,西琳有了喜欢的男生,再穿上婚服结婚,生子……一切都相安无事的话……
  许久才说道:
  “西琳……”
  “我爱你,西琳”
  “不要伤心。答应妈妈,照顾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莎娜放下摸西琳头的手,可西琳紧紧的抓住不放。
  “镇子外的山坡上的白牡丹花海还记得吗?”
  “那时候你在花海里疯跑,明明没学过跳舞却要瞎跳,当时你很开心呢!不像现在哭花了脸,一点都……不好看了……”
  莎娜轻声回忆道。
  不是不想说大声点,只是说着说着自己也有些哽咽了。
  西琳握着自己妈妈的手,死死的抓住,怕放下了就在也抓不到了。
  不只是西琳,段干否也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是多么的令人悲伤。
  对孤独的彷徨、从小可依靠的墙突然坍塌了……
  段干否的心与西琳的心是连着的,西琳的感受段干否一丝不落得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