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2.崩坏病安全区?可笑!

2.崩坏病安全区?可笑!


  “我是贝拉,西琳,你之前发烧没烧糊涂吧?”贝拉一脸担忧道。
  贝拉?
  记得在崩坏3rd漫画看过,就是西琳从前的玩伴?后来被天命实验折磨死的哪个?
  “贝拉…我没……没事”段干否反应过来,说道。
  原来原主是发烧烧坏了脑子?然后被自己占据了身体?不应该啊!?
  发烧会把灵魂也会烧掉?
  段干否有些无语自己的不靠谱的猜测。
  贝拉觉得西琳反应怪怪的,不像以前的西琳给人一种可以很好相处的感觉,现在的西琳少了一点稚嫩,多了一点成熟的木讷。
  贝拉疑惑的看着段干否。
  不过稍微一想到西琳母亲的事也就能理解了。
  也对,西琳的母亲还在医院里隔离治疗。
  是在担心自己的母亲真的会出事吗?
  善解人意的贝拉心里想到,看向西琳的目光多了些理解和柔和。
  段干否现在特别不明白,旁边这个叫贝拉的女孩看她的眼神怎么变来变去,真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
  但段干否觉得是不是有点误会的说?
  段干否躲闪着贝拉的目光,旁边的一个红头发的女生向她搭话。
  火焰一般的齐肩大波浪特别醒目,就连眼睛也是炎红色的,段干否注意到她的时候,在旁边自己呆着的时候总是撇着小嘴,皱着眉头,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走起路来也是有点男孩子气。
  “西琳,你刚刚为什么要跑出去?不知道外面那些士兵会打小孩子的吗?”
  她插着腰似乎在怪罪段干否自己私自跑出去。
  段干否也不知道她是谁,总觉得有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还是回道:“我想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了,可那些士兵看到我就抓我回来了,我没……”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说别出去就老实点不行吗?!”
  “要是被感染了传染病,你医院里的母亲会很难过的!”
  “我可不想你总是给我添麻烦!”
  她说的有些刻薄,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抱怨。
  段干否还是感受到这个女孩的关怀,莫名的这种感觉很温暖,就像是穿越前,来自亲人的关心。
  明明不认识她的,难道是因为原主很缺少这种温暖吗?
  如果是西琳的话,那么也可能是吧!
  对了!
  根据这个女孩说的,西琳的母亲还没病死,那么西琳关在这里不能去看自己的妈妈或许很难过吧!
  “阿加塔!别这么说,西琳也担心莎娜阿姨才跑出去的!”贝拉扯着阿加塔的衣袖,摇了摇头示意她别说下去了。
  贝拉怕西琳会难过,何况阿加塔确实说的有些过了。
  “哼!”
  阿加塔又是撅起了小嘴,撇过头去。
  阿加塔?西琳的另一个玩伴?
  段干否记得这个家伙漫画里,西琳以在巴比伦塔同期实验体朋友之一的阿加塔为原型制造了拟似律者。
  段干否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
  天命真的害死了很多无辜少女啊……
  这时……
  另一个原来在闭目养神休息的女孩,听到她们在说话便走了过来。
  年纪尚小,却有种贵族气的优雅,一身淡绿色衣裙,灰色的长发齐腰,黄色的眼睛却流露着知性的光芒。
  “那些是雇佣兵,是镇长大人去城里请来清理那些白色的怪物,因为传染病,昨天夜里死了好几个雇佣兵,怪物都没清理完,他们就要求镇长加钱,可镇长给不出,所以他们才不会给我们这些孩子好脸色看。”
  段干否和贝拉、阿加塔都很吃惊,很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
  段干否想说:大家都是腰间盘为什么你那么突出?
  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她的眼神已经提嘴巴提前表达出来了。
  这个女孩被三人盯的有些脸红,急忙解释道:
  “昨天晚上我在围墙外面听到几个雇佣兵说的。”
  阿加塔一听就特别恼火,指着段干否身上的伤,嚷嚷着:
  “那他们也太不把我们当小孩看了吧!之前格林德跑出去就被打的满身是伤!现在西琳也是!”
  旁边的孩子也都看了过来。
  段干否不知道格林德是谁,下意识便疑惑的看向贝拉。
  “格林德在你昨晚发高烧的时候也是私自跑出去了,因为是男生,伤的比你还惨,几根手指头都折了,他父母也不在了,现在他还昏迷不醒……”贝拉跟段干否解释道。
  这些雇佣兵也没一点人性吗?雇主没钱给就折磨小孩子?眼里就只有利益的魔鬼?
  段干否度对那些雇佣兵没什么好感,又指着那关起门的屋子,又问道:“那为什么屋子里我们不能去?”
  “那是镇长屋子,他的小儿子和一些他玩的好的朋友霸占了,眼里看不惯我们这些商户农民的孩子,而且他们年龄都比我们要大,要是我们闯进去会被打的……”
  “混蛋!缺德!”段干否轻声用华夏语骂道。
  段干否觉得这些孩子也太没教养了!还镇长的儿子?真的就是个混蛋!
  段干否性格常常意气用事,要是在原来,在网上绝对喷死对方!
  贝拉听不懂段干否说了什么,但是贝拉看着西琳皱着眉头,突然想起西琳还在医院里母亲。
  “阿芙罗拉,那医院里有没有消息?”
  阿芙罗拉就是之前那淡绿色衣裙的“腰间盘”。
  “emmm……有!他们说这个传染病叫崩坏病,现在整个医院根本搞不定这种病”
  “而且听他们说城市里的大医院过十几天会派人过来看看,我们这些小孩被镇长提前安排隔离了,大人们就被安排去医院和镇子外围帮忙建设安全区……”
  “还有那种传染病感染原因不明,病人全身紫色纹路……”
  段干否很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传染病!一定是是崩坏!那些白色的怪物就是崩坏兽!
  这是一个崩坏的世界!
  一个地方的崩坏能上涨,可比什么传染病恐怖多了!那些人被崩坏能侵蚀后,女性易变异成死士,男性直接死亡……
  (段干否特别怀疑崩坏意识是不是有点偏袒女性了。)
  所以按区域崩坏能上涨,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崩坏能侵蚀!所谓的安全区就是个笑话!
  西琳的母亲要是还待在医院,崩坏能抗性低的她,肯定还会和原来的命运一样死亡!
  不行!
  最起码要以西琳的身份去见西琳的母亲最后一面!
  存活100天什么的,段干否拿不准自己会不会被崩坏能侵蚀,但就凭借剧情里被天命收为试验品就有一定的崩坏能抗性!
  反正待在这里和这群孩子等被天命到来,还不如去医院看看西琳的母亲。
  一番心里斗争后,段干否坚定的对几个女孩说:
  “我再出去一次,去医院里看看西……我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