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西琳里人格 > 1.初到崩坏世界

1.初到崩坏世界


  “这……是哪?好饿……”
  段干否醒来有些迷糊,胃里空荡荡的。
  强行睁开眼,一缕阳光晃得眼睛难受。
  她靠在一处墙角,周围还有很多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和煦的阳光照射在身体上暖洋洋的。
  饥饿使他没多少力气起来,一抬手是自己并不熟悉的少女的手,纤细白嫩,却粘上些泥土的玉手。
  低头看了看,一身红白两色的粗布裙,除了裙边有一些简单的花纹装饰,相比周围其他一些小孩的衣服,真的很朴素,穿起来还有些不太舒服。
  额头上垂下的紫色刘海吸引了他的注意,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胡子……没了?”
  悦耳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
  还有这根本不是一个18岁男生该有的脸型和肌肤!
  为了再次确认,犹豫再三还是往胯,下摸去。
  “果然和那声音说的一样……穿越还变成女生了?!似乎年纪还很小……”
  段干否呢喃着,对于自己变成女生也很无奈还很惆怅。
  看向自己快垂到小腿的紫色长发,莫名的想到:女生不是说头发太长,头会觉得很沉重?怎么不觉得?难道发根扎根扎的紧?
  垂下的头发后半段有些曲卷,虽然沾着一点泥土,但自己仍然觉得这种曲卷还挺好看的。
  穿越性转流小说也不是没看过。
  话说女生那种日子要到多少岁才会来?
  “咕~咕……”
  但身体的饥饿让她无法忽视,性转的事先放一边,先填饱肚子再说。
  挣扎着起来,打量起周围。
  这里是一户人家的房子外,周围有围墙给围了起来,就留了一个大门还被石头堵了。
  这时正好瞧见外面一个妇女提着一个大篮子翻过石头进入庭院,眼神有些急切,似乎在找人。
  这一群孩子不知道怎么的大多都睡得沉,只有几个稍微小点的孩子默默地擦眼泪,却没哭出来吵到别人。
  她仅仅和段干否对视一眼,便移开了。
  她还去了屋子里,段干否也跟着就在门口看了一眼,也都是小孩,不过服饰和打扮都和外面的孩子相差太大了,身上都是光鲜亮丽,应该地位比较高的孩子才能在屋子里休息。
  妇人一番寻找却失望的摇了摇头,在段干否面前说了一段外语,留下篮子里的食物便匆匆离去了。
  段干否听不懂她说了什么。
  应该是照顾这些孩子的人吧!
  还是拿着食物走回自己原来休息的那块空地,心里想着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自己会和这些孩子关在这里。
  这面包是刚烤好的,其上沾着些许白芝麻,闻起来很香,自己的肚子饥饿的快不行了,隔一段时间还咕咕的不停,先拿一个边吃边想。
  至于有没有下毒,段干否也没去想,不知道少龄儿童饥饿起来就没多少理性了吗?段干否一个和平年代的肝帝下毒什么的,根本没去想过好吗?
  旁边一个女孩似乎闻到香味睁开了眼,还有些迷糊,看到段干否手里篮子的面包,肚子不争气的抗议起来。
  女孩长得挺清秀五官的,就是脸蛋有些显得消瘦苍白,那一点害羞的红晕都不明显。
  段干否笑了笑递过去一个面包。
  褐色齐腰长发,淡蓝色的瞳色的女孩,段干否对她很意外的有好感。
  “Силин(俄语:西琳)…”女孩小声呼唤了一声,咽了咽口水,接过了面包狼吞虎咽起来。
  段干否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也没听她继续说,语言不通能怎么办?自己拿了几个够填饱肚子的面包,其他的全部都给了女孩,还留了很多。
  她似乎很高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转身给那些孩子吃了。
  段干否没太在意,吃完面包有了力气,就在几个女孩吃惊的目光下翻过石头出去了。
  说实话这些石头垒得根本就不高,就比现在段干否140左右高半个头。
  外面也没人守着,似乎不怕他们这群孩子跑走。
  观察周围。
  这里似乎是一个小镇,房子都很古朴自然,明显看得出是一砖一瓦建成的,墙垣上还缠绕着些藤条枝叶,老房子上绿茵的藤条更是攀上了房子上的烟囱。
  再看房子的样式:西方的复古小屋和别墅。
  不远的唯一栋现代洋楼,两三层,却显得尤为突出,是周围最高的建筑物了。
  其上挂着一个大红十字架,看样子是医院了。
  转头铺的街道,零碎的有些坑洞和蛛网状的裂纹,明明阳光明媚的,街道上也没什么人走动,两旁的店铺也都关门。
  再细看就会发现许多残破和弹孔,甚至有些类似野兽的抓痕。
  似乎这里有野兽袭击?
  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要不去找个行人问问?
  转了转周围只看到医院楼下有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聚在一起,而从一些店里跑出来拿着一些面包之类食物的士兵进了医院。
  “在囤积物资?”
  “@##%!”
  有一个士兵发现了站在街道上的她,冲她举起了枪。
  差不多五十米,完全可以射杀段干否。
  段干否心里一惊,转身就往旁边的店铺里跑,找掩体。
  一不小心被凸起的石砖绊倒,摔在地上,又挣扎的躲进矮墙。
  “他会杀了我?!搞什么鬼?”
  段干否丝毫不怀疑那把枪到底是不是真的,毕竟穿越后什么都有可能。
  一个游戏宅去找人干架?刚枪?开什么玩笑?怕死才符合自己好吗?现实又不是游戏!
  你们说我没胆量?弱鸡?谁跟你们说的?我的强大在于在于游戏好吗!
  没有听到枪声。
  只有脚步声不断清晰。
  他们要做什么?!
  “后门!肯定会有后门!”
  段干否以为从后门离开就会没事。
  “疼……还有时间!没这么快来的!得赶紧!”
  段干否急忙打开店铺后门,入眼的是一个高大的男士兵!
  魁梧的身躯完全挡到了射进屋里的阳光,一时间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不过段干否也没心思看他长像,她注意到的是那黑洞洞的枪口,像是遇到了猛虎,小小的身子着打颤往后退去。
  段干否却踩到了什么,猛得一回头,背后又是一个士兵!
  她踩到他的脚了!
  该死!为什么他们速度这么快?
  “d#%……”
  听不懂他们的话,就被一只手给抓住了头发!
  “疼!!”
  段干否第一次感受到女性被抓头发的感受了,老疼了!
  那士兵一甩手,段干否又摔在地上。
  这家伙根本不把她的小女孩对待!
  然后被枪抵着后脑勺回到了原来那个满是孩子的院子。
  更可恶的事!这些士兵像丢垃圾一样把她丢进院子的草地上。
  接触地面的手臂和膝盖早已磨破了皮,血污里掺着些小石子和草根。
  那士兵看了一眼段干否便离开了。
  眼神里只有看牲畜的冷漠,段干否感觉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眼神了。
  那些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都醒来了,默默地看着段干否,二十几个孩子全都盯着她看。
  之前几个女孩围了上来,扶段干否起来在另一边休息。
  段干否听不懂也不会说这里的话,干脆当哑巴。
  笑一笑就算回应了。
  ……
  “晕!语言不通真难!不是说好有原主的记忆吗?”
  “滋滋……系统开启修复,还未绑定宿主……修复还需100天……已解决宿主语言不通问题……颁布绑定任务……存活100天……”
  “系统?金手指吗?还没绑定?”
  段干否很是激动,金手指呀!我一定要那些士兵付出代价!
  不就是存活100天吗?
  “西琳你真的没事吗?……”褐色头发的女孩凑到段干否旁边关心道。
  “西琳?我是西琳?”
  哪个西琳?我只知道崩坏世界的西琳啊?难道这里是崩坏世界?
  我穿成了西琳?那个紫发金眼膨胀的不行的“神”的使者?
  注定被杀的第二律者?
  段干否不相信,也许只是同名而已。
  可突然发现,这褐发女孩的大眼睛倒映着自己的样子里……
  我艹!
  好像还是金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