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哈利波特之最强学长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肖恩入狱

第二百四十六章 肖恩入狱

那股庞大的黑色能量打破了格利德的防御,他用两只手臂交叉在胸前护住了要害,但两只小臂被炸的皮开肉绽。
  
  格利德眼神愤怒的锁定了大长老,这老头很危险,他要先解决最棘手的麻烦。
  
  在肖恩见过的攻击里,大长老的那招黑色能量球也是能排进前三的,并且他没有在大长老身上发现类似海尔波、伏地魔的黑气。
  
  想到邓布利多说的,大长老可能是个默然者,那刚才黑色的能量,或许就是默默然。
  
  格利德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愈合,就在这时,红衣卫队十二人在半空变换站位,列成了正方形。
  
  十二人步调一致,联手施展了一个大型组合魔法。
  
  “法老的裹尸布”
  
  一条白色的布匹像是索命的白绫朝格利德飞去,白布在红衣卫队的控制下异常灵敏。
  
  格利德想要飞出包围,但还在恢复中的他速度下降,很快就被白布缠上了左小腿,白布宛如蟒蛇缠身,顺着腿部往上裹去,短短两三秒,格利德就被裹成了木乃伊。
  
  此时,被裹成粽子的格利德已无法维持飞行,径直朝下做着自由落体,不过很快红衣卫队就停止了他的下落。
  
  “时间有限,快把他带走。”大长老说道。
  
  他们要在“法老的裹尸布”这个魔法失效前,将格利德带去事先准备好的超级监狱。
  
  红衣卫队的战斗已经结束,傲罗们也要抓紧收工,赶到的八名增员把肖恩和邓布利多团团围住。
  
  “教授,我们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了。”肖恩说道。
  
  “你跟着我做。”邓布利多边说着,边将魔杖插回了袍子内兜,接着举起了双手。
  
  这是个国际通用手指,代表,投降。
  
  肖恩愣了下,随后也跟着做了。
  
  傲罗们也不跟他们客气,上去就给两人戴了由月亮金特质的巫师手铐。
  
  而史瑞夫早早的就被傲罗抓住,就此格利德一伙全部落网。
  
  但“法老的金字塔”却没有解除,魔法部派了更多的人手进入,争取在天亮前消除区域内所有麻瓜这晚的记忆。
  
  大队的傲罗押送着肖恩、史瑞夫、邓布利多,还有一个白色布裹着的人,幻影移形前往埃及魔法部,三个监狱之一的库赛尔监狱。
  
  库赛尔监狱位于埃及的东部,紧靠红海,这是魔法部最新修建的监狱,里面的设施完善,守卫森严,从建立至今,还没有罪犯从这越狱成功过。
  
  “肖恩。”史瑞夫脸色脸色苍白的喊了一声正一同被押送进牢房的肖恩。
  
  “我马上第十天了。”
  
  接着史瑞夫便被傲罗推进了单人间牢房,肖恩也进了自己的单人间,随着铁门被关上,天花板上的煤油灯自动亮了起来。
  
  “靠,史瑞夫都第十天了吗?”肖恩这才反应过来,史瑞夫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被迫喝下“忠心剂”,需要十天服用一次缓解剂,否则体内的魔力就会被吞噬殆尽,成为一个麻瓜。
  
  肖恩刚坐下来没多久,走道上又传来了脚步声,是监狱长带人走到了邓布利多的单人间前。
  
  “打开。”监狱长命令狱警打开牢房。
  
  邓布利多气定神闲的坐在床边,好像知道会有人来找他似的。
  
  “邓布利多先生,我想这是个误会,你现在可以离开了。”监狱长微笑着用英语说道。
  
  牢房内,邓布利多站了起来,对于他被逮捕,他并没有表现的生气,他知道自己被释放是迟早的事。
  
  “是的,这是个误会,我的学生,肖恩.格里尔斯也应该被释放。”邓布利多说道。
  
  监狱长为难的说道,“抱歉,我得到的命令,只有释放你一人。”
  
  “谁的命令?你们的部长阁下吗?”邓布利多问道。
  
  “先生,你有什么问题,直接去问他比较好。”监狱长说道。
  
  两人的对话被隔壁牢房的肖恩听在耳里,在邓布利多和监狱长走到他的牢房时,肖恩叫住了邓布利多。
  
  “教授。”
  
  “我去找瓦利德.阿莫内斯,等我回来。”邓布利多说道。
  
  邓布利多不知道阿莫内斯在盘算着什么,肖恩是他的学生阿莫内斯不可能不知道,既然阿莫内斯知道他被抓了,还让监狱长来放了他。
  
  那么阿莫内斯肯定是看过了抓获名单,既然知道肖恩也被抓了,却不放了他,八成是另有打算。
  
  小河街上的亚瑟、比尔还有霍夫,直到凌晨十二点多,魔法部撤去了金字塔,三人才从封锁区离开。
  
  回到拉姆旅馆的三人,从服务生那得到一个口信,有人在2楼208等他们。
  
  208房间就在亚瑟住的对面,他很疑惑,难道是妻子莫丽回来了,但为什么不住自己的房间?
  
  三人对视了一眼,接着朝208走去,亚瑟在门前轻敲了两下,屋里的木地板传来脚步声,接着房门打开。
  
  “你怎么来了?”亚瑟惊讶道。
  
  比尔上前一步,看着眼前这个头发略显油腻,穿着纯黑色亚麻短袖,黑色长裤的冷面男人笑着说道,“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表情依旧,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以回应多年不见的优秀学生比尔。
  
  “斯内普,是邓布利多叫你来的吗?”亚瑟问道。
  
  斯内普回道,“邓布利多昨天晚上把现在的情况和我说了,肖恩目前中了毒剂,症状未知,我来是以防万一,想办法配制解药。”
  
  在康斯坦丁用海螺汇报完消息后,邓布利多得知两人中了毒,于是立即联系了他最信得过最优秀的魔药学专家斯内普赶来开罗。
  
  小河街的扫尾工作结束后,傲罗们没有回到魔法部,而是被安排分批轮班在库赛尔监狱看守,其中还隐藏了红衣卫队十二人。
  
  邓布利多从库赛尔监狱出来,立即去魔法部要求见部长阿莫内斯,但一直拖了两个小时还没见到人,直到凌晨12点,阿莫内斯才从外面回到魔法部。
  
  “抱歉,邓布利多,你知道的,现在的情况。”阿莫内斯含蓄的说道。
  
  邓布利多知道,人家国内闹恐怖分子呢,又刚结束任务,忙得很。
  
  “阿莫内斯,这次的行动,你们抓了我的学生,你知道的,他之前被当做人质被格利德带走了。”邓布利多开门见山的说道。
  
  “恐怕我不能答应。”阿莫内斯拒绝道,他有他的计划。
  
  黑幕掀去,白昼的曙光从地平线撒向大地,昨天是七月的最后一天,哈利在姨妈家的被窝里独自度过了自己十三岁的生日。
  
  今天是八月的第一天,美好的一天从尖叫声开始。
  
  肖恩隔壁的史瑞夫蜷缩着身子,抽搐颤抖着从床上跌落到地上,他全身皮肤泛红,眼睛里的红丝像是要撑爆眼球,嘴里痛苦的嘶吼声将肖恩从睡梦中惊醒,同时引来了几名傲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