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逍遥兵王 > 第五百六十三章最后反派,最强弃天妖帝

第五百六十三章最后反派,最强弃天妖帝


  旋即,三人爆发出极强的速度,骤然消失在原地。
  昆仑山巅
  待张枫三人到来时,昆仑山巅却是已然被鲜血染红。
  顺着鲜血行走,张枫越看越心惊。
  一路上,张枫发现许多具尸体甚至死亡后还散发着强烈的气息,大多是些货真价实尊元境界强者,和他们这种有水分的强者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最让张枫心惊的是,这些人不仅仅有人类,甚至还有些异族在内。
  “啊!啊!好痛苦,好痛苦,夫君,那,那个存在让我强行进入地球,震杀邪妖女,他在逼迫我不然就杀我一半的族人,我,我该怎么办啊!”鬼雾儿慌忙道。
  张枫听此,脸色微微一变。
  “先答应他。”
  鬼雾儿点了点头,然后脸色有些苍白的望着张枫。
  张枫抿唇不语。
  “枫哥,那人要我前往昆仑山巅,那里许多种族的正义者都在镇杀妖蓝儿,要我前往助一臂之力。”
  张枫还是抿唇不语。
  他默不作声的大步前进。
  约半个钟头后
  几人来到一处冰天雪地的山峰前。
  着实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眼前简直特么的是神仙打架。
  天空中漂浮着一只长达几百丈的巨龙,与此同时,还有一位身穿黑色战甲,散发着弄弄诡异气息的魔族强者,一位头戴金色皇冠的红眼巨猿,至于剩下的诡异存在也很厉害,但是他说不上名字来。
  这些还不算什么。
  鬼雾儿蓝衣纯洁依旧,游刃有余的抵抗着这些人的进攻。
  “敢问是鬼族大帝始女帝大人?”那条长达几百丈的巨龙忽然大吼道。
  鬼雾儿深吸了一口气,跟张枫对视了一眼,傲然而起,恐怖的尊元境巅峰的气息骤然散发而出。
  “我是。”
  “黎明尊者要我们协同震杀此妖女,我是龙族妖帝龙羽,很高兴认识你。”那条巨龙骤然间化为一位英俊青年,缓缓来到鬼雾儿身边,伸出了右手。
  鬼雾儿不冷不淡的瞥了他一眼,“想必我夫君并不想我认识你。”
  “你有夫君了?可惜。”那龙族强者有些惋惜的笑了笑。
  于此同时,妖蓝儿淡漠的目光望向鬼雾儿,“原始鬼?二十九岁?二十九岁的尊元境巅峰?你难不成是鬼帝转世?”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的强者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汇聚在这里的,几乎都是各个强族中一等一的强者。
  他们深知尊元境界强者的恐怖与艰难。
  他们跟鬼雾儿这个年龄时,怕还是元境的小蝼蚁吧!
  “这位尊者,我家夫君福缘深厚,帮助我统一鬼族世界后,鬼帝大人对鬼族的诅咒不仅解除,而且也有类似天灵风暴的狂暴鬼力散发,我最为上位者,集一族之力加持,本欲成就圣人,可天赋愚钝难以成圣。”鬼雾儿恭恭敬敬的对妖蓝儿说道。
  妖蓝儿一愣。
  “你家夫君?咦?不对,我记得阿枫跟我说过他有一任鬼族妻子,可没说是鬼族始女帝啊,对不起,现在请你站好队,要么滚,要么死。”妖蓝儿揉了揉小拳头,淡淡笑道。
  鬼雾儿苦涩的看了地面上隐藏气息的两人一眼,旋即道,“尊者,我族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我别无选择。”
  妖蓝儿骤然暴起,其余众高手也冲天而起。
  张枫望着这神仙打架的一幕,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你俩个小家伙怎么溜进来的?不过实力有尊元境初期,尽管是磕了药的,实力不咋地,不过也给我上吧。”一道雄浑的声音淡漠到。
  张枫翻了翻白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你谁啊?老子凭什么听你的?我傻逼了听你的去送死?”
  “如果你不是地球人我拿你没办法,你现在已经死了几千次了。”那道声音冷冷道。
  “我去尼玛的垃圾玩意儿哈哈哈,原来地球人还有这种BUFF啊,那真是太好了,你拿我没办法是不?那老子就骂死你,你这个没屁眼的辣鸡……”
  “哥,哥,哥别骂了行不行?太下流了。”小妍红着脸,一个劲儿的拉着张枫的胳膊。
  “骂完了?小混蛋我草泥马,你这个傻逼玩意儿,我说你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原来特么是的张枫你这个小混蛋。”
  张枫傻眼了。
  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的?
  难道是自己的名气大颜值高,帅名响彻诸天万界?
  “你这个短小无力的老东西谁啊?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号人?”
  “你忘记你女儿了?”那道声音冷冷道。
  张枫一愣,直接拍了拍脑袋,“你还没死啊!我还以为你死了,抱歉抱歉,你看,就凭咱俩的关系,你还逼我老婆去送死,太不够哥们了吧!”张枫嬉皮笑脸的说道。
  “谁是你老婆?那长得像蜘蛛的怪物吗?”
  “老子去尼玛的,我老婆不是蜘蛛,我老婆是只女鬼,那最最漂亮的女鬼,你让她给我下来。”张枫没好气的吼道。
  “做梦吧,她可是这里战力最高的几人了,要不是这几个小混蛋舍不得动真格的,这妖女早就死了。”
  “妖女?”张枫惊疑不定道。
  “记得以前我给你讲的故事吗?我辛辛苦苦救你一命,主要的目的不是帮你,而是改变整个世界的命运,你是世界之子的父亲,由你带着婉婷瞎折腾,不仅仅是地球,甚至诸天万界的运转都被你这么转世者给带跑偏了,这段日子内,我发现我的实力有恢复的趋势,而且我也利用这些强者弥补了好大一些漏洞,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是我被困在未来,除了吓唬这些家伙外,其实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
  “我问的是这妖女的底细。”
  “这妖女乃是妖族公主,本来她也没错,还是个可怜的丫头,可是错就错在她乃是那位存在的命魂重生之女,很可能会为了突破大帝之位凝聚出厄佛之心,那时那家伙很可能就会重生,所以,你知道了吧。”
  张枫听此,笑笑。
  “我知道。”
  语毕,张枫冲天而起,平静的望着众人。
  “大家可以停手了,威胁你们的那老头根本拿你们没办法,你们都被他给骗了!当然,不信我也可以,那我证明给你们看。”
  “傻逼老头,你这个全家没屁眼……””
  张枫辱骂的话语肮脏至极,下流至极,无所不用其极,在场的女同志们齐齐羞红了脸,然后一脸好奇的望着张枫这号人物。
  “张枫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要是让这妖女证道,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女人,你的女儿,统统会成为她的刀下鬼!”
  “你用词不对,应该是我的女人们,还有我的女人和儿子,看来你也不是无所不能啊,连这都不知道。”张枫望着渐渐停止打斗的众人,唇角扬起了淡淡的笑意。
  “不打了,不打就各回各家把,你们的军队索性一起带走。”张枫不冷不淡的笑道。
  “夫君您来了。”鬼雾儿见到张枫,笑魇如花,搂住张枫的胳膊,笑盈盈的望着在场的众人。
  众人都不是傻逼。
  一个实力恐怖的鬼雾儿,加一个地球的土著人类,有着地球的气运加成,要是他们打起来,说不定真的会被这俩人爆锤的。
  “张枫你疯了!你没听到我对你说的话吗?这妖女!”
  与此同时,天空中骤然浮现出了一道苍老的面旁。
  张枫冷笑一声,一道拳芒砸碎那脸孔。
  众人震惊,目光闪烁,没有说什么。
  看来张枫说的是真的。
  “妖女,妖女,一口一个妖女,我家蓝儿做错什么了,你们凭什么一个一口妖女的叫着?吃你家米了还是勾搭你家小伙子了?”张枫笑盈盈的朝妖蓝儿走去。
  众人迟疑的望着眼前的一幕,静静看这两人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
  “你磕药了?我不是警告过你吗?凭你的实力,乱世中自保足以。”妖蓝儿淡淡道。
  “可我一直都有一个英雄梦。”张枫委屈巴巴的说道。
  “蹲下来,你太高了我够不着。”妖蓝儿平静道。
  张枫低下身子,妖蓝儿环住张枫的胳膊,摸索了阵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伙子还有点良心。”妖蓝儿吻了吻张枫的额头,格格的笑了起来。
  笑道是如此的天真。
  那么的纯洁。
  “可是对不起。”
  下一刻,妖蓝儿一记冷酷的掌印瞬间轰向张枫,张枫瞬间瘫倒在地上。
  “夫君!”
  “哥哥!”
  鬼雾儿先一步来到张枫面前,望着浑身是血的张枫,美眸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
  “妖女,为何伤我夫君?”鬼雾儿死死盯着妖蓝儿,沉声道。
  “拦我路的人死,即使是我最最喜欢的枫也不行。”妖蓝儿淡淡道。
  “枫,其实自从我恢复记忆后,我就知道我肩上背负的使命。”
  “我要杀光利用我的摸斗派门人,我要杀光迫害我父母的仇人,我也要以杀证道,一举进入圣人之境,唤醒厄佛之心,进阶大帝,然后毁灭这个该死的世界!”说到此,妖蓝儿的俏脸骤然变得扭曲起来。
  她绝美的脸蛋上,隐隐有个邪异的男性面孔浮现。
  “我是妖族始祖命魂所转世,天赋举世无双,既然被赐予如此天赋,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枫,对不起伤你的心了,等我把这里的人都杀完,会让你快乐一段时间,我会等你,等到你快乐的老死之后,继而毁灭这个。”
  “罪恶的世界!”妖蓝儿俏脸再次扭曲了起来。
  下一刻,她骤然暴起。
  “你们真觉得是我对手了?”妖蓝儿冷笑一声,瞬间化为一抹蓝色的诡异血光。
  继而血光化为十余道疯狂的朝诸位高手刷去。
  片刻后。
  那十多位高手竟然是化为一堆粉尘随风飘散。
  张枫震惊了。
  原来鬼雾儿不动真格的,而是在钓鱼!
  “你这妖女竟然领悟了极致冰焰法则?不可能,这两种法则不成圣无法领悟,这个规则难道失效了?”
  “这也是你失算的一点吧,你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张枫这个全宇宙最大的变数会来到我身边,阴差阳错的助我领悟极致冰炎法则,不然今天死在这里怕就是我了。”妖蓝儿淡漠道。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祝你杀的开心……”那老者极其不甘说到,然后缓缓没了生息。
  “咦?我还需要杀一个尊元境的高手。”妖蓝儿有些疑惑道。
  她把目光移至小妍和鬼雾儿身上,美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那你杀了我吧,留我哥哥嫂嫂一命。”小妍戏谑的笑了笑,望着妖蓝儿冷冷道。
  “小妍,让我来,你带着夫君离开。”鬼雾儿沉声道。
  妖蓝儿见此,眼眸闪过一抹挣扎。
  “你实力比较强,我还是杀了你吧!”妖蓝儿指了指鬼雾儿,化作血光骤然冲向鬼雾儿。
  便在这时,张枫也骤然暴起,挡在了鬼雾儿身边,他感受着自身血肉的极速消失,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却如同渡过了万年。
  时间仿佛被凝结般。
  一条黑色的项链无声坠地。
  一枚精致的小戒指掉入雪地中,再也寻找不到。
  妖蓝儿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痴痴的望着眼前那道已然失了魂的鬼族美人儿。
  刚才赶过来的男人呢?
  他又在和我玩着以前玩过的捉迷藏吗?
  自己仗着修为高开挂,总是罚他跳舞,还是那种看起来特别蠢的海草。
  反观鬼雾儿瞬间发现自己的生命中似乎少了些什么,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爆发而出。
  接踵而至的是,一股荒凉圣洁,所向披靡的无比伟力。
  随着一道巨大金色光柱的到来,鬼雾儿那娇弱的躯体被吸了进去。
  金色光柱疯狂的把能量灌输进鬼雾儿身体中,鬼雾儿的气息姐姐攀升。
  “鬼族女帝进阶圣者!封号傲天鬼圣。”
  一道雄浑的声音在无数人的心头浮现而出。
  而此时的鬼雾儿,却还是痴痴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仅仅是无助的哭泣着,跪在地无力的哭泣着。
  “你从来都没有想着跟我一起死,你主动背弃了我们的契约,你该死,你该死!你让我成为圣人,我死不了了呀,我该怎么死啊!没有你,我的喜怒哀乐和谁分享?我那么悠久的寿命与谁为伴?”
  “汪汪汪!”随着一只大黄狗带着一只九尾小狐狸屁颠屁颠的朝这里走来。
  它俩望着这诡异的一场,有些不知所措。
  大黄迟疑片刻,走到妖蓝儿身边,咬了咬妖蓝儿的衣角。
  妖蓝儿一愣,心中苦涩不已。
  一千年内世界只能成就一位圣人,她要突破至圣者,看来要等到一千年之后了。
  “我有对象了,它可是狐狸一族的公主九尾狐,主人!我厉害吧!”大黄狗兴奋的叫了起来。
  妖蓝儿娇躯一震,不可思议的望着一狗一狐狸,眼眶渐渐通红。
  九尾公主吗?
  我也是公主啊,我还是妖族的公主,我肩负着唤醒厄佛之心振兴妖族的任务。
  为了我使命,我失去许多东西。
  比如说快乐。
  百年来,我修为已然无法寸进,于是与黄狗为伴,但百年相伴仍没有与张枫几日快乐。
  可我现在杀了他,他不快乐,我也不快乐。
  圣人梦又已然破灭。
  那我图了什么?
  妖蓝儿自嘲的笑了笑。
  她本想默默离去,可是鬼雾儿此时却森寒道。
  “妖女,我让你走了吗?”鬼雾儿死死的盯着妖蓝儿。
  美眸寒芒一闪,虚空中骤然浮现出一股森寒的巨手把妖蓝儿牢牢握在了手心。
  妖蓝儿面无表情的望着鬼雾儿,“圣者无敌,在你的领域内,我不是对手,要杀我快点杀,不杀就放我走。”
  鬼雾儿死死的盯着妖蓝儿,美眸寒芒闪烁。
  “下地狱去给我夫君忏悔吧!”
  大黄狗见此,直接丢开九尾狐,汪汪叫着朝鬼雾儿咬去。
  它可不能让主人受到伤害。
  妖蓝儿一手拍飞大黄狗,微微闭上了双眼。
  可是过了许久,她却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痛苦。
  她不由得迟疑的睁开眼睛,却是看到眼前的一幕,又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鬼雾儿之所以没有伤她,原来是跟一个男人抱在了一起。
  她望着紧紧拥吻在一起的两人,微微有些迟疑。
  如今的张枫,依旧是尊元境初期的修为。
  不过,他身上却是缠绕着一道白色的身影,那白色的身影恍若神魔,散发着时光的气息。
  “时间与空间法则,逆转未来,掌控生死,枫,你才是真正的天才。”妖蓝儿先是有些激动,无比落寞的离去。
  可就在这时,她四周空间一阵扭曲,走了几步,发现还停留在原地。
  空间法则!
  妖蓝儿心中有些无奈。
  她尽管也是天才,但根本没办法触及到时空间法则,更别说领悟了。
  她敢和张枫比天赋比悟性,但不敢跟张枫比运气比眼光。
  不过张枫也真的是运气好过头了。
  临死之前,他耗费所有精血解除了与鬼雾儿的死生契约。
  而鬼雾儿则是戴着死生魔冠。
  所以张枫被妖蓝儿夺取的精血大部分反馈给了鬼雾儿,这直接帮助鬼雾儿突破至了圣人之境,比起妖蓝儿更快一步!
  而且,他被那位存在用仅存的力量从未来走了一遭,自然对时空间法则有些感悟。
  再加上那一刻白衣的及时赶到。
  吞噬掉华夏米国无数超级人工智能的超级无敌人工智能白衣早已对时空间法则掌控的轻车熟路。
  那一刻对于张枫来说,真真切切是渡过了数万年。
  数万年如一日!
  短短的几秒。
  张枫不知体味了多少悲欢离合,承受过多少时空的崩塌与重建!
  可疯狂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疼痛。
  他小时候经历的一切,他从尸山血海中苦苦挣扎。
  都是他成功最不可磨灭的因素,没有成功是简简单单得来的。
  “回家后必须跪三天,不三个小时的搓衣板,不然我就天天折磨你!你现在可不是我的对手。”鬼雾儿挥了挥小拳头,冷冷道。
  “确实,我打不过你,可是我可以无视你的领域,大成的时光法则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或许打不过你,不过我要是想跑,谁也抓不着我。”张枫翻了翻白眼。
  “我这么漂亮?性格这么温柔,身材这么好,你还想着跑?那你跑吧跑吧,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我认错行吗?”
  “看你表现。”
  ……
  妖蓝儿望着正在那边腻歪着的张枫鬼雾儿,还有啃在一起的大黄狗,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妖蓝儿见那一对好不容易分开,刚想说什么,可是张枫便搂着鬼雾儿带着小妍骤然出现在她面前。
  “蓝儿,这一千年也没什么事了。和我们玩一千年吧,下一个圣者席位留给你,大帝我也帮你进阶,什么妖族,我都替你复兴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你务必要答应我。”张枫神秘兮兮的笑道。
  妖蓝儿错愕的看着张枫,“什么?”
  “不要再去当什么妖族公主了,那多没意思。”
  “从今以后,我觉得你可以当我张枫的公主,让我天天哄你开心,好吗?”
  妖蓝儿摸了摸眼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那我们回家吧。”张枫搂过妖蓝儿的腰肢,身形骤然消失。
  谁也没有注意到,张枫离去时,眼角那一闪而逝的凌厉魔光。
  是夜
  张枫待众女熟睡后,独自登上天台。
  白衣悄然透体而出。
  “张枫,我是万万没想到,你才是最大的BOSS,曾经的弃天妖帝,妖族始祖,历史最强大帝,人族的背叛者,一己之力毁掉无数种族亿万年发展的大魔头,怪不得你这家伙这么阴险狡猾又这么聪明,妖蓝儿苦苦追寻的厄佛之心就在你体内,你故意放出自己的命魂重生,其实就是为了迷惑鸿钧那老头,让他把一切算盘都打到妖蓝儿身上,然后你又故意杀死原来的地球之子,将其命数牵引到婉婷身上,然后让鸿钧老头帮助你体验时空间法则,甚至我也是你故意制造出来开挂帮你的,好算盘好算盘,老娘谁都不服就服你。”白衣指着张枫,愤怒的大吼道。
  “继续。”张枫眼角魔光森然闪烁,唇角尽是坏笑。
  “亿万年前,你被人族背弃,为了报复人族,你选择背叛整个鸿蒙世界,可你本性阴险,那些妄图利用你的域外恶魔基本上都被你坑成了傻逼,之后你天下无敌,开始破坏整个世界,因为你明白,相对于所有法则全部圆满的你对付鸿钧老头还是没有胜算!”
  “但是毁灭法则领悟到极致的你造成的破坏不可逆的,除非鸿钧用本源修复整个世界,于是,他一天天变弱,你天天变强,最后,所有人迫于无奈,用所有大帝陨落,圣者凋零的代价震杀了你,彻底断绝了厄佛之心的涌动,不过,还是让你找着了机会。”白衣冷冷到。
  “没想到我白衣竟然也有助纣为虐的一天,我好后悔啊!”
  “那白衣小姐姐,你要怎么办呢?”张枫斜眼笑道。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我特么的算不出来怎么办?”白衣哭丧着脸道。
  “废JB话,老子苦心积虑为了活这一世,可不是来搞破坏的,老子是真的悟道了,我真的知道只有我所有法则大圆满,才能弥补我过去的损失,老子做了一辈子大反派,当一回主角怎么了?我可告诉你,你的时空间法则已经被我吞噬殆尽,别想着我跟我同归于尽。”张枫眼角魔光闪烁,没好气的大骂道。
  “你相当个好人?那好人张枫,那你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男人,你想说什么?”
  张枫一愣,森然大笑了起来。
  他缓缓起身,周身魔光化作闪电噼里啪啦枫响着。
  天空似乎被张枫影响,雷声很快传来。
  “我想说什么?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诸天万界,所有人给老子听着。”
  “我张枫,这辈子最爱我身边的兄弟姐妹,最最爱我的怡君雾儿晴老婆,最最最爱我家的宁安小子,最最最最爱我的宝贝女人婉婷,我家婉婷,有大帝之资,哪个穷小子敢勾搭我的
  宝贝女儿,我弃天妖帝就杀你全家!啊哈哈哈哈!”
  说完这些话,张枫忽然闭上了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捂着肚子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我爱她们啊,我真的想平平淡淡的活下去,我不想搞破坏了,大反派没有亲人关心,没有老婆可以亲亲抱抱,没有美女戏弄,没有女儿儿子逗,那日子特么是人过的吗?”
  白衣不说话了,不过被张枫欺骗了这么久,她还是很生气的。
  次日清晨
  众女仿佛做了个梦。
  迷迷糊糊的,就有一大堆人来到她们面前,强行给她们化妆打扮,穿上大红婚纱。
  张枫霸道的出现把一个个人抬到车子上,毫不留情一个不露。
  妖蓝儿还是迷迷糊糊们的,她望着自己身上的婚纱,忽然想起什么,继而尖叫了起来。
  “张枫,你不是张枫,你是弃天妖帝,你才是这个世界的毁灭者,你是大魔头。”
  “笨丫头这才想起来?”张枫白眼直翻。
  “你别闹张枫,我觉得你自杀比较好,别拉着我们这么多姑娘去死!”妖蓝儿颤声道。
  “凭什么?我爱你们,就得跟你们白头偕老,你们都不知道我的身份是吧?”张枫指着一个个处于迷茫中的女孩,肆无忌惮的邪笑起来,眼眸魔光闪烁。
  “那我告诉你们,其实我的来历很牛逼,我是这个宇宙最强大帝弃天妖帝,曾经是最大的反派,现在风水轮流转,我也是最最幸福的主角了,本帝即将册封朕的三位正宫娘娘,还有数十位贵妃。”
  “这家伙有病吧?”小晴没好气的锤了张枫一拳。
  “我看也是,他也就尊元初期的修为,还敢自称大帝,脑子有洞,做梦做多了。”陆怡君冷冷道。
  “那让我们来把他打醒吧!”鬼雾儿提议道。
  “哇,卧槽,你们怎么还群殴啊?太过分了,早知道媳妇如此可怕,我还不如做大反派的好……”
  与此同时,角落里的大黄狗露出了一个鄙视的表情。
  张枫这家伙也太滥情了,一点也没有它专一。
  “等等,其实,张枫,我也做了个梦,我以前好像背叛过你,无论是不是真的,对不起啊!”陆怡君沉声道。
  “没事!过去了。”张枫摇了摇脑袋。
  “那好,我们继续打!”陆怡君也点了点头。
  “卧槽。”
  “等等,我也想起来了,我好像也做了个梦,我以前好像跟着一个弃天妖帝的家伙搞破坏,我很喜欢他,可是我却为了活命毫不留情的出卖了他,张枫……”小晴有些委屈的说道。
  “没事的,都特么过了多少年了。”
  “那你都不在乎了,那我们继续打。”
  “我在乎在乎,我真的在乎。”
  “夫君?其实我……”鬼雾儿有些迟疑。
  “得得得,您别说了,都是我的错,你们继续打,一切都过去了,什么狗屁的弃天妖帝,什么狗屁的鸿钧老头,我现在是张枫,西丽市地头蛇臭流氓张枫。”
  鬼雾儿一愣,笑着白了张枫一眼。
  “对啊,因果自有报,一切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