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超级狂贼 > 第113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

第113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


  
      这是一咋,完全由寒冰构成的哨塔,在这个以黑色为基调的世界中显得很突兀,但仔细看几眼又会觉得,它应该就在这个地方,只有在这咋。地方才会自然。它个一个矛盾的结合体。
  
      “杀死鲁达诺魔眼的光束就在这个塔顶发出的,靠近五十码之内可能会有危险。”瘦子眯着眼睛提醒道,不知道是否是鲁达诺魔眼死亡的原因。一向少言寡语的瘦子话突然变的多起来。
  
      “我先过去看看!”老肖轻轻的说了声。正准备潜行过去,却被擎天一斧给拦了下来。
  
      “不行,你不能过去。这哨塔的光束既然能发现“鲁达诺魔眼”就说明也能够发现你。除非你自认为潜行的手段比“鲁达诺魔眼。的隐身还难发现。我去,我穿的是锁甲。防御比你高的多。”
  
      “开鱼,还是你去吧,你是守护骑士,说不定你能顶住那道光束呢。”胖子轻轻的推了推淹死的鱼说道。“切,这么多人都在,凭什么就让我去?谁知道那道光束的攻击力有多强?万一要是挂掉了那我岂不是白跑一趟?”淹死的鱼拧着眉毛不满的说道,因为在幽影谷中死亡是无法被复活的,死亡就意味着退出这场宝藏的争夺赛。
  
      其实淹死的鱼和胖子的关系还没有到那种彼此不分的程度,这次他之所以能来这幽影谷中除了因为沾了他的搭档“晒死的花,的光之外,还额外的付给了胖子一笔钱,否则只凭借他的和胖子的交情恐怕还不能到这里来。
  
      一直都没吭声的小辣抓往前站了几步,道:“还是让我去吧,我是守护战士,防御比你们都要高。那光束不一定伤的了我。”
  
      众人诧异都的转过头来看着小辣抓,眼中露出赞赏的神色。
  
      丹看看浩死的鱼,众人心中不由的对他多了一分鄙夷。同样的守护类的职业,人家女孩子都能去做,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还”
  
      “不,我看最好还乏一齐冲过去。要是那这寒冰哨塔一次只能发出一道光束话,大家还可以接着其他人的掩护冲到哨塔之内,倘若是一个个冲的话”指不定我们几个的小命都耍撂在这寒冰塔下了。”李澜也徐徐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让众人的眼睛纷纷一亮。
  
      “老肖兄弟,没想到你们银月工作室藏龙卧虎啊,个个巾帼不让须眉!哎,我胖子要是有这样几咋)“同事。就算让我减肥二十斤也愿意啊。哈哈”胖子不停的对着老肖挤眉弄眼的诡笑道,还特地把“同事。两个字加了重音。
  
      “嗯,我看这介。办法可行,谁被光束击中了就算谁倒霉,谁都没有吃亏。最是公平。大家准备一下一齐冲过去吧。”淹死的鱼瞥了众人一眼,嬉笑着说道。还做了个起跑的姿势。可是除了他的搭档“晒死,的花,之外,其他的人都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老肖。意思很明显:你淹死的鱼说的不算。只有老肖说了才算!
  
      “先等等,我先试试这塔顶光束的攻击力如何。”在这种时候老肖也顾不得藏私,把一阶召唤图腾给祭了出来,从面先后召唤出了两匹“嗜血狂狼,和一头“狂暴棕熊”看的众人一愣一愣的,纷纷在怀疑老肖这厮到底是什么职业:说他的盗贼?可是盗贼能召唤生物?说他的召唤师?可是这厮明显一身的盗贼装备,盗贼技能的运用更是贼中典叭…
  
      现在胖子等人纷纷怀疑老肖是个隐藏职业了。
  
      老肖首先指挥一匹嗜血狂狼朝塔内冲去。当嗜血狂狼刚刚闯进寒冰哨塔三十码范围的时候,塔尖快速的凝聚起一团白色的光芒,大概一秒钟的时间凝结完毕,然后形成一道手指般粗细的光束,极速的射向嗜血狂狼。嗜血狂狼根本来不及躲避。脑门瞬间被光束射穿,化成一缕缕的青烟消散开来。
  
      老肖又指挥着狂暴棕熊朝寒冰哨塔中冲去,同样被塔顶的光束击中。不过这次却是一连发出了两道光束才杀死了狂暴棕熊,其中间隔时间大约为两秒。
  
      第三次老肖同时指挥三匹“嗜血狂狼,朝寒冰哨塔内冲去,先后两匹嗜血狂狼都遭到光束的攻击而毙命,其中却有一个顺利的闯进了寒冰哨塔。
  
      做完这些老肖终于停了下来。
  
      “塔顶的在同一时刻只能发出一道光束,不会同时发出两道以上的光束。这点澜澜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光束发出之后在两秒之后还会随机对着一吓,目标再发出一道,攻击力可以秒掉除守护职业意外的任何一个人。当然,守护类的职业也不是绝对就是安全的。假如两道光束都命中他的话”他同样还的会挂的。”说到这老肖看了看一旁的淹死,的鱼。后者接触到老肖的目光之后眼神立剪转向了另一边。
  
      “光束攻击的范围是距寒冰哨塔三十码到五码之间,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这二十码的距离,最好能在渺钟之内通过,这样可以保证塔顶的光束最多只能连续攻击两次。”老肖把自己实验得到的结论一一说了出来。
  
      “等下我会召唤出三叮,狂暴棕熊和我们一起冲,尽管这样我们之中很能有可能还有两介,人会毙命。总之大家做好心里准备。”老肖又补充了一句。
  
      “哼,我不是说过吗?到时候生死各安天命,全凭运气,到时候要是我被光束击中而死绝对没有半句怨言。”淹死的鱼咧着嘴巴说道。其实是这厮心中清楚,十人加三熊,两道光束全都击中他的机率太了。所以在在这说着风凉话。
  
      “这厮就是嘴臭,谁不知道守护类职业是最安全的?之前让他去冲怎么像咋,妈鸩似的死活不去?现在倒在这里说起了风凉话。”擎天一斧不满的在老肖的耳边嘀咕了一声。
  
      “这种人就想小丑一样就喜欢在人前蹦醚,你别理他就行了。越是理他,他就蹦醚的越欢。”老肖撇撇嘴说道。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都不再做声。
  
      片亥之后,十人三熊站成一排,都站在三十码这个警戒线之外。好像进入了跑道的运动员一样,每个人的精神都紧张了起来。
  
      倒计时开始,3”2”,
  
      数道人影飞速的窜了出去。浴二二是第咋小跑了。他在倒计时7的时候就巳经命令二七性孤怀熊率先跑了出去,这样可以尽可能吸引第一道光束的攻击,之后他才跟着众人跑了出去。
  
      和他料想的一样,第一道光束准确的命中了一头狂奔中的狂暴榨熊。这时众人已经冲出了五码左右的距离。
  
      或许是淹死的鱼这厮人品的确有些低贱,第二道光束在两秒钟的酝酿之后真的击中了他。刷的一下,他的血气值降到了原来的嘟不到。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因为塔顶已经发出了两道光束,只要在五秒钟之内跑到“安全区。内还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可是该死的是,这光束竟然还有减速作用,这点连老肖都没有观察出来。
  
      眼看着连后面的法师李澜、牧师甜甜郗超过了他,淹死的鱼心中大急。他自己是不可能在渺钟之内跑到“安全区。了,若是让李澜她们在五秒之内都跑到了“安全区”那第三道光束必然会击中他自己。那时,他将必死无疑!
  
      一瞬间。一个恶念在他心头迅速的滋生着”
  
      “轰!”
  
      淹死的鱼脚底猛的一踏,竟然对着甜甜使用的冲锋!
  
      陡然间,淹死的鱼速度提升了好几倍,轰的一声闷响撞击在了甜甜的身上。以甜甜为踏板。瞬间跳到了安全区之内。
  
      但是由于冲锋的晕眩效果,却生生的将甜甜滞留在了危险区之中。此刻,她与安全区只不过的一步之遥。
  
      塔顶的光芒已经凝聚了起来,甜甜若是被击中,她将必死无疑!
  
      “甜甜!”众人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纷纷惊惧的喊出声来。
  
      而老肖、李澜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光束朝着甜甜袭去,却没有任何办法。
  
      “噗嗤!”光束洞穿了硕大的盾牌,击中了她的前胸。是小辣枚。她在最后一刻对甜甜使用了技能“援护”为她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大步跨进了“安全区。之后小辣振的血气值也只剩下一点点的血皮。当真是惊现异常。看来这光束的攻击也不尽是相同的,而是递增的,一次比一次的攻击力高!
  
      众人见到甜甜被救了回来纷纷嘘了一口气,但是老肖除外!他的目光慢慢的变冷,变寒,最后变得似乎毫无感情!
  
      感受到老肖冰冷的目光,淹死的鱼有些胆怯了:“老,老肖兄弟,你听我解释。刚刚是逼不得已,况且,甜甜姑娘也已经没事了”
  
      “刷!”丝毫没有理会淹死的鱼的解释。老肖从腰间把死神之吻和叉剑摸了出来。
  
      “老,老肖哥,你,你听我说,我好不容易才来到了这里,你,你就给我这次这机会吧。为了来这里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淹死的鱼已经开始服软了。
  
      老肖耻笑一声,继续向淹死的鱼靠近。
  
      这下淹死的鱼更加紧张了。一下子扑到了胖子的跟前,几乎是哀求着说道:“胖哥,我知道错了,你和老肖哥关系好,你帮我求求情,好不好?”
  
      胖子的嘴唇动了动,再看看老肖,却始终没有说出半句求情的话来。一是他不想因为淹死的鱼而得罪老肖。再者。他也觉得淹死的鱼刚刚做的的确太过份了。
  
      “他娘的,老子问你,守护骑士的称谓由何而来?”擎天一斧也气的慌,一把拉过淹死的鱼喝道。
  
      “怎么?不知道回答了?好!老子回答你,守护骑士存在的价值就是用自己的身躯抵挡着前面的敌人,守护着身后的战友。用自己的盾,用自己的身体撑起一片天空来。让自己的战友可以放心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你!可是你他娘的做了什么?竟然对自己的队友一个牧师冲锋?用一个本来最应该保护的人来做自己的挡箭牌?你他娘他的还是人吗?和你这种人组队真他娘的让我感到羞耻!还不快点退队滚!”擎天一斧用力气的把淹死的鱼推到了一边。
  
      淹死的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小他知道,就算他再怎么哀求,这个队伍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不甘退出了队伍,从背包中掏出了回城卷轴,正耍捏碎回城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际。
  
      “怎么?想走?”四咋。冷如冰窖的字,正是老肖发出来的。
  
      淹死的鱼脸色变得铁青,很是难看:“老肖,你别逼人太盛!我已经退出团队了,你还想怎么样?”“怎么样?想你死!”老肖冷喝一声,身形暴涨,左手叉剑划了一个刁钻的角度直接朝淹死的鱼的后颈脊椎骨刺去。
  
      断骨!
  
      淹死的鱼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更没想到老肖说打就打,根本来没来得及防御就已经被老肖的叉剑刺个正着,立刻瘫痪了下来。
  
      “今天,我让你变成一条真正的死鱼!”老肖悠悠转到了淹死的鱼的前面。死神之吻猛的刺进他的眼眶中,红白之物不可抑止的迸发了出来。
  
      致盲!
  
      转身背刺!接着双刃交叉放在淹死的鱼的脖子上面,用力的一叭…
  
      一个硕大的透露冲天而起。嘣嘣两下滚落到了“危险区。
  
      “噗嗤!”
  
      一道光束从塔顶飑射而下。正中那圆滚滚的头颅上,一声嘭响。直接炸成碎肉,只留得一个无头的尸体”
  
      包括擎天一斧在内,众人看得全都一声冷汗,总觉得自己的脖子上凉风飕飕”
  
      “晒死的花。虽然没有阻止老肖杀“淹死的鱼”但是他始终和“淹死的鱼。是搭档,淹死的鱼被老肖虐杀。他呆在这里也觉得脸上无光,和胖子等人告罪了一声便回暗月城去了。
  
      擎天一斧叹了口气,轻轻的说道:“老肖兄弟,刚刚”
  
      “擎天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老肖开口打断了擎天一斧的话。“谢谢你,我知道你刚才出口教淹死的鱼表面上是为了保他一命,其实是为了我着想。他们,鱼花。佣兵团在暗月城的势力虽然不算是顶尖,但也不容小觑,你是不想让我再惹强敌上身,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今天他“淹死的鱼,必须耍死。只因为一句话:龙有逆鳞。触之必杀!”